Feeds:
日志
评论

有一天,蜗牛看见一个正在旋转的陀螺。

陀螺旋转了好久好久都不愿停下来。

这让蜗牛很纳闷。于是,蜗牛便问陀螺:“陀螺呀,你为什么旋转?”

听到蜗牛的提问,陀螺没有停下来,一面旋转一面回答说:“我快乐的时候会旋转。”

陀螺的回答让蜗牛觉得很新奇,因为蜗牛从来没有听说过旋转也是一种表达快乐的方式,于是便紧接着问:“所以你现在非常快乐咯?”

陀螺依旧没有停止旋转,回答蜗牛说:“不是的。”

这回,蜗牛被陀螺搞糊涂了,听得一头雾水:“你不是说你快乐的时候就会旋转吗?既然你现在不快乐,那你又是为了什么而旋转呢?”

陀螺依旧旋转着,回答说:“蜗牛啊,我现在旋转,是因为不想让人看清我不快乐的样子。我旋转,是为了让人看不清我,就像你感到不安时会躲到壳里一样。”

 

 

很喜欢这首圣歌,《As bread that is broken》

Lord, love Your world through each of us, until we’ve touched them all.
主啊,透过我们每一个去爱祢的世界,直到我们触摸他们每一个为止。

Lyrics(歌词)
Many hearts are hungry tonight,
今晚有很多饥饿的心,
Many trapped in darkness yearn for the Light.
很多深陷黑暗中的人渴望光明。
So many who are far from home,
有那么多远离家的人,
And many who are lost.
还有很多迷失的人。
Oh, Lord, Your wounded children need
哦,主啊,祢受伤的子女需要
The power of Your cross.
祢十字架的力量。

As bread that is broken, use our lives.
像那被掰开的饼,用我们的生命。
As wine that is poured out, a willing sacrifice.
像那倾流的酒,一个自愿的牺牲。
Empower us, Father, to share the love of Christ.
父啊,坚固我们,好使我们能与他人分享基督的爱。
As bread that is broken Lord, use our lives.
像那被掰开的饼,用我们的生命。

Help us to begin where we are.
帮助我们从我们的所在位置开始。
Help us love the people near to our hearts.
帮助我们去爱那些我们爱的人。
Then give our faith a mission field
然后请为我们的信德给我们提供一块使命的土地
Wherever You may call.
无论祢的召叫领我们去哪里。
Lord, love Your world through each of us,
主啊,透过我们每一个去爱祢的世界,
Until we’ve touched them all.
直到我们触摸他们每一个为止。

As bread that is broken 像那被掰开的饼

前日(6月5日,五),沙巴兰瑙发生了谁也没料到的 6.0 级地震,沙巴多个地区甚至文莱也都感受得到震感。文莱距离我家乡不远,连文莱都有震感,让我感觉好恐怖!一直以为我们国家因为不在板块交届处和火山地震带上 ,所以很安全,不会有这些天灾。经过这次事件才了解,虽然我们不在地震带上,可是沙巴州原来属于地震风险区。

这几天,我的 facebook 几乎都被沙巴地震的相关新闻洗版了。最让我痛心的是那一群罹难的新加坡小学生们。那么年幼的他们,面对大自然的怒吼,会是多么的恐惧!看着照片中的他们,个个笑得如此灿烂,从他们的笑容仿佛可以看到光明的前景。那无数的可能在一夕之间化为乌有。那些家长从新加坡飞那么远到沙巴,不是为了接孩子回家,而是为了认尸,我无法想像他们的心情!!!光是想像都觉得让人崩溃!

但愿丧亡人数不要再上升了。但愿一切未被寻获的登山客都在某个角落安全的等待救援。哦,我的主啊,求祢垂怜!

10425872_841383645943396_2031409361853638721_n

防尘塞事件

好久没做丢脸的事了,还以为那种岁月已离我远去……

话说,今天早上的地铁站一如往常的人山人海。可是,不同于往常的是,地铁站有个职员在发送小礼物给大家,是个手机防尘塞。

在还没接过小礼物以前,我的右手像平时一样的握着我的 ez-link 卡(我朋友将之命名为滴滴卡,注:这里的“滴”为拟声词,用以形容出站刷卡时的声音),而当那位职员把礼物递给我时,我便把滴滴卡移到左手,用右手接过礼物。接着,小礼物就一直“依偎”在我的右手中。

几站过后,我的目的地到了。出了车厢之后,我一边走路一边想事情,好不容易终于走到检票口。于是,我便习惯性的举起右手准备刷“卡”。就当我的右手差不多碰到检票口上的扫描器时,我才惊醒!!!我右手上的不是滴滴卡呀!!!我居然拿着防尘塞在扫描器上晃了一下。oh no!!! 我的天啊!!! 我怎么会做出那么丢脸的事!!!不知道我后面是什么人,有没有发现我的蠢举!!呼!!!天啊!!!李家佳,你可以再丢脸一点!!!

防尘塞的玉照

防尘塞的玉照

昨天,终于轮到我去推轮椅老妇去教堂了。我从一个星期前就开始不安,因为听说途中有斜坡,虽然不是很陡的斜坡,可是轮椅上下斜坡真不是个开玩笑的挑战。可是,由于之前听说三不五时背痛的 aunty A 都成功一个人推老妇来教堂,虽然她后来因为背痛而退出了,可是至少她成功过一次,所以我想我应该也可以至少成功一次。

星期六晚上,我越来越不安,担心第而天天气怎样,万一下雨的话怎么办?我两手推轮椅,根本不可能撑伞了。结果,星期六晚上下起很多猫和狗(就是 raining cats and dogs 啦~ 请容许我那么翻译~ 哈哈哈!)那盘陀大雨消除了我的不安,心想今晚下了那么多猫和狗,明早肯定不可能再下雨了。于是,我稍微安心的慢慢睡去。

第二天,由于深怕自己迟到,我起了个大早。当一切准备好准备出门时,我拉开窗帘看看天空,天空有点阴所以不是很热,心想应该是因为下了整夜的大雨。岂料!再看一看马路,居然有雨滴!甚至还有几位撑伞的行人!天啊,不会吧!?昨晚不是下了倾盆大雨吗?怎么今早还有雨???虽然是毛毛雨,可是这雨会越下越大吗?算了,管不了那么多,现去到那里再看看如何。或许我到老妇家时雨就停了也说不定。

上了巴士,我选择了靠窗的位置,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窗外,期盼雨停。可是事与愿违,毛毛雨不断的轻拂地面,就像无数个优雅的蒙面侠不断的从屋顶上以优雅的姿势降到地面一样。或许昨晚下下来的那些一大堆猫和狗在天上玩耍时留下太多的毛,所以今早天上才会不断地把毛儿们扫下。胡说八道,言归正题。

那毛毛雨我是无所谓,可是老妇年近八旬,身体恐怕禁不起毛毛雨的折腾。

快要到老妇的住处时,我收到另一个阿姨(aunty J)的打来的电话:

「Hi Audrey, do you know it is raining now? No, i mean drizzling.」
「Yes, i know.」
「Do you have an umbrella with you?」
「No, i don’t. But anyway, I need both hands to push the wheelchair. I won’t be able to carry an umbrella.」
「erm… Audrey, don’t worry, I will ask J to go and help you. He will bring 2 umbrellas with him.」
「ok. Thanks a lot!」

挂了电话后,我真的是松了一口气!aunty J 说会让 uncle J 来帮我,那么我的所有问题便解决了。不用担心斜坡,也不用担心毛毛雨了。yeah!

接着,我和老妇在其祖屋楼下等一下,uncle J 便到了。他问我需要他来推吗?我说不用了,我想自己尝试,不行的话再请他帮忙。于是,推轮椅之旅便“如火如荼”的展开了。(请原谅我胡乱用成语~)那些斜坡真不是开玩笑的,那么凉的天,我流了一身汗,还消耗了成千上万的 ATP,有好几处我甚至上不了斜坡。晕。原来,早上的毛毛雨不是灾难,而是救星。毛毛雨带来了 uncle J,真是大幸!否则,我们会卡在半路,到不了教堂。哈哈哈!真是惊险又刺激的一个早晨!我太高估自己了。原来我是豆花做的,推一推轮椅,豆花差点儿就散了…….

O this is too big a challenge! I have no confidence to do this alone. It is dangerous. 虽然挑战真的很大,靠着我自己真的没办法一个人推老妇去教堂,可是我不愿意就此放弃。因为目前只有我们三个在帮忙推轮椅(uncle J, aunty J 和我),而且 uncle J and aunty J 还需要顾另外一个老太太,所以我们轮流,一组一星期。我原本是和 aunty A 一组的,可是她因为背痛所以退出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孤军作战。Dear Lord, would you please send more people to help? I don’t want to give up… but i can’t do this alone, at least not for the time being.

在世上的第 9668 天

刚才突然很好奇自己究竟在这个世界上活了多少天。

算一算,迄今(2015年4月22日)为止,我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活了 9668 天。换言之,我已经经历了 9668 次太阳的东升西落。9668,看似很接近 10000 了,只差 332 天,也就是说再过不到一年,我就将迎来在世上的第一万日。再算一算,啊~ 那第一万天将会是 2016年3月19日(三月份的第三个星期六)。如果行程没有变动的话,我应该会去老人院。我想,当那一天来临时,我应该好好为自己庆祝一番。即使到时候没有其他人为我庆祝,我也要为自己庆祝,买个美丽的小蛋糕祝自己万日快乐。

** 服务他人所带来的喜乐是这世界所不能给的 **
** the joy of serving is a joy that the world cannot give **

***********************************************************************************************************

上周四,在教堂里工作的一个叔叔(uncle D)告诉我们他接获一个社工发给他的电邮,说是我们教堂对面有个老妇星期日想到教堂参与弥撒,可是由于老妇只能以轮椅代步,所以想问问看教堂里有没有什么相关的事工能帮忙推老妇来参与弥撒。可是,全新加坡的 31 间天主教堂中,我常去的这个天主教堂正好比较欠缺这方面的服务。虽然有些教友私底下都有做类似的社区服务,但我们还没成立一个 ministry。于是,uncle D 便告诉我们,看看我们是否能帮忙。一个相熟的阿姨听了之后,二话不说马上和她的伴侣一起说好。接着,这个阿姨便召集我和另外两个教友,问问我们有没有兴趣一起做这事。我当然乐意。

我的主啊,祢又给我任务了。我是多么的感谢祢对我的信赖啊。你透过我的妈妈在我的心里播下了这个召叫的种子。可是,不才的我,花了好长的时间才弄清这原来就是我的召叫;胆怯的我,花了好长的时间才鼓起勇气回应了祢。祢等我等了很久吧?

从小到大,在我家乡教堂的弥撒中总是会念一个圣召祷文。我到现在都还会背呢。

天父啊,增加我们教友团体的信德吧。尤其是那些你已召选,及即将召选为侍奉祢的人们,愿祢圣子基督的圣爱感召许多青年,使迟疑不决的人能坚持抉择,使已应召的人能坚持不变。当我们应做牺牲时,使我们能坚勇执行,按照祢的圣意,而非我们的私愿,就如祢受苦的圣子一样。

我从小对于圣召的认知不外乎就是神职人员,例如神父和修女。但很多年以后,我发现我错了。圣召,是天主对我们的召叫,而这召叫并不一定是成为神职人员。天主对每个人的召叫各异。无论成为神职人员与否,我们都能以我们的生活来回应主的召叫,侍奉主,光荣主的名。

一般人在談「聖召」的時候,大都將它狹義化了,專指修道聖召;將它專用於神父、修士、修女身上。事實上,每個人都有一條生活的道路要走,我們要從修道、結婚、獨身三方面選擇其中一項的而行。每一項都是聖召,都有它的特定意義和價值。人無論以任何方式生活,都能完成、回應天主在他身上的召喚。究竟人要過怎樣的生活方式?最重要的是看清楚天主的聖意了。我們在生活的實踐中,能逐漸領會上主的旨意,繼而不斷地發現、繼續回應。所以,這個行動是無終結的,它應該一步按一步地跟隨、實行,它是個不斷的追尋,又是個無盡回應。

在聖召的回應中,時時是天主主動地行第一步,然後人慷慨地回應祂的召喚;在整個過程中,天主聖神一直帶領人,使這份來自天主的禮物,在人的生活中發顯出來。

摘自:http://www.catholic.org.tw/tainan/aa1/cc.htm

我记得第一次参与另外一个天主教堂的年迈者与患病者的牧灵关怀事工(Ministry of Pastoral Care for the Sick and Elderly)时,我的小组长对我说了一句话:“如果这是你的召叫,那你便要回应这召叫。”听完这句话,我的眼仿佛突然开了,我欣喜若狂。对啊!我怎么没发现这也是一个召叫?对啊!我从小就有这种渴望。或许受妈妈的影响,我对老人总是有一种难以解释的情感,莫名的想要靠近他们。看着老人,内心深处的那一根弦总是会被牵动。主啊,原来你透过我的妈妈在我心里埋下了这颗种子。

我好像在哪里看过这样的一个关于圣召的解释和分享。圣召,是天主对我们的召唤,呼唤着我们,邀请着我们,引领着我们更接近祂。祂从一开始就已经在我们的心里播下这召叫的种子,而我们心中那无法解释的渴望便是种子在告诉我们它想要发芽茁壮。当我们呼应了主对我们的召叫,平安与喜乐将常驻我们心中,就像鱼儿归到水中一样。突然想起 St. Augustine(圣奥古斯汀)在其最有名的巨作 St. Augustine’s Confessions 《忏悔录》中的一句话:You have made us for Yourself, O Lord, and our heart is restless until it rests in You.

一开始的时候,我非常胆怯,觉得自己不善言语,不善于使气氛活跃,没有经历过什么穷苦病痛,也没有被家人抛弃过,他们一定会认为我不可能能够理解他们的感受,我又能如何帮助这些老人呢?可是,圣经里那些为天主做事的人,他们原本都善于言语吗?好像不是啊。在适当的时间里,主便会在你的嘴里放入祂要你说的话,所以不要担心你需要说什么。没话可说的时候就静默吧。言语不一定是必须的。如此多虑胆怯有什么用呢?无论我们的才能多有限,只要我们愿意交给祂,那行五饼二鱼的奇迹的主必定能够使我们有限的才能翻倍至源源不绝。祂曾如何的使五饼二鱼翻倍至喂饱 5000 人后还剩下 12 筐,祂也必能使我的五饼二鱼也源源不绝。

***********************************************************************************************************

我将我的五饼二鱼献给你,求你使之源源不绝。
my Lord, my God, my five loaves and two fish, i give to you, multiply them and use it according to your will.

Not all of us can do great things. But we can do small things with great love.

Not all of us can do great things. But we can do small things with great love.

妈妈的睡前祷

很多年前的那每一个夜晚,我从来都没想过,那每一个夜晚都将沦为回忆;
很多年前的那每一个夜晚,我从来都没想过,那每一个夜晚都是奢侈的幸福;
很多年前的那每一个夜晚,我从来都没想过,在很久很久以后,我会如此思念那每一个夜晚。


昨天下班后回到房间里,我打开 youtube 听听圣歌解解疲劳。
听着听着,眼睛瞄到旁边的 suggested videos 里有一首 “The Lord bless you and keep you”,便点击听听。
接着,儿时的回忆便一幕又一幕的闪过…

很多年前的某天晚上,妈妈跟我们分享说她非常喜欢圣经里的这个亚朗祷文(Aaron’s prayer)。
从那天开始,每天睡前妈妈都以这个祷文为我们三个小瓜祈祷。
次数之多,以至于我都已经背得滚瓜烂熟。

愿上主祝福你,保护你;
愿上主的慈颜光照你,仁慈待你。
愿上主转面垂顾你,赐你平安。
~户籍纪 6:24-26

May the Lord bless you and keep you.
May the Lord let his face shine upon you and be gracious to you.
May the Lord look upon you kindly and give you peace.
~ Numbers 6:24-26

听着这首歌,勾起了很多回忆,非常想念妈妈,非常怀念那段已回不去的岁月。

很多年前的那每一个夜晚,我从来都没想过,那每一个夜晚都将沦为回忆;
很多年前的那每一个夜晚,我从来都没想过,那每一个夜晚都是奢侈的幸福;
很多年前的那每一个夜晚,我从来都没想过,在很久很久以后,我会如此思念那每一个夜晚。

身陷幸福却浑然不自觉…

关注

每发布一篇新博文的同时向您的邮箱发送备份。

加入另外 823 位粉丝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