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有一天,蜗牛看见一个正在旋转的陀螺。

陀螺旋转了好久好久都不愿停下来。

这让蜗牛很纳闷。于是,蜗牛便问陀螺:“陀螺呀,你为什么旋转?”

听到蜗牛的提问,陀螺没有停下来,一面旋转一面回答说:“我快乐的时候会旋转。”

陀螺的回答让蜗牛觉得很新奇,因为蜗牛从来没有听说过旋转也是一种表达快乐的方式,于是便紧接着问:“所以你现在非常快乐咯?”

陀螺依旧没有停止旋转,回答蜗牛说:“不是的。”

这回,蜗牛被陀螺搞糊涂了,听得一头雾水:“你不是说你快乐的时候就会旋转吗?既然你现在不快乐,那你又是为了什么而旋转呢?”

陀螺依旧旋转着,回答说:“蜗牛啊,我现在旋转,是因为不想让人看清我不快乐的样子。我旋转,是为了让人看不清我,就像你感到不安时会躲到壳里一样。”

 

 

两种情况

很多时候,很多人总是会觉得不要麻烦到别人。可是,大家到底是基于什么原因而不愿去麻烦人呢?

曾经,我单纯的以为,大家之所以不愿意麻烦别人,是因为客气,觉得不好意思。可是,最近发现事实并不都是如此。除了不好意思,你或许潜意识中在避免日后被那个人麻烦。要是今天麻烦了人家,那么日后别人请你帮忙什么的时候,你就比较难拒绝。与其说是客气,准确来说是自私吧。

“我想从你身上获得利益。可是,在收获利益的过程中,我会尽全力不麻烦你,为了方便我日后拒绝你的要求。”

多么心寒的领悟。

我一直都相信有志者事竟成。很多事并不是能不能够,而是愿不愿意。
Hendak seribu daya

你若真有诚意帮忙,那又怎么会设下那些不实际的条件情况呢?那些情况根本不可能存在。为何要让向你求助的人求助得如此卑微?

当然,当我帮你的时候,你没怎么麻烦到我。可是,我其实没有义务去帮你做那些。之所以帮你,完全是因为你是我愿意帮助的人。我若不愿意,又何尝找不到推辞的理由? Tak hendak seribu dalih。

我帮你是因为我愿意帮你,不是为了让你有朝一日无法拒绝我。那不是交换。当我决定帮你时,我也知道,当我有需要时,你未必会帮我,你一向都如此。

那不是交换,但却好心寒。

 

 

十六的月

好吧,我需要学习独立。

这些年来,我都看似很独立,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其实一点也不独立。我需要跟人说话,我需要有人在我身边,我需要有人一直在那边。

人类是群居动物没错。可是,所有的人类都在群居生活中独居生活着。我只身一人来到这个世界,便只能一人走完这条路。乐要自己乐,悲要自己悲,病要自己病,死要自己死。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又在胡言乱语…

前日是十六,按理应该可以看见超圆的明月。可是,当天下班后,任我怎么找都找不到月亮,心中莫名的有种失落感。月啊,连你也消失了吗?

认识我的人可能都知道我爱圆月。每逢月圆,看着那圆得不能再圆的月,就是忍不住想要停下脚步把目光停留。那么圆,那么完美,那么明亮。可是,一个人赏着那么美的月,不免惆怅。这世上时候是否有人懂我为何爱月?或许有些人会认为我好夸张,不过是一个月亮,有何好惊叹?

 

话说昨日和友人吃晚餐
走到一家餐厅门口,我用华语向那服务生询问一件事
结果,那服务生居然跟我说:“可以请你讲华语吗?”

天啊,小妹妹…
我讲的就是华语啊!
你没听出我在讲的就是华语吗?
天啊!超挫败!这让我情何以堪?
我可是独中生也!好多人都认为我的发音听起来像中台的发音。
而今,这位来自中国的服务生妹妹居然听不出我在说华语…
如此奇耻大辱,当下真的想直接躺地翻滚大哭!
我还有什么颜面面对老师们!

有一种被雷劈的心情… 服务生妹妹,你是不是姓雷???

 

我若能开门
那也就能关门

子宁不嗣音

最近好上瘾这首诗,《诗经》里的《子衿》

 

《诗经。郑风。子衿》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
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无意中发现哈辉把这首诗唱得非常好,只可惜,“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的英文翻译得非常不准。这句的白话翻译是:
就算我不去找你,可是你怎么完全没有消息?
even if i don’t find you, why wouldn’t you send some news?

蒹葭苍苍

前阵子在酗 《诗经》 中的蒹葭
一直以为蒹葭是情诗,尤其因为从小听邓丽君的在水一方,自然觉得蒹葭就是情诗

结果查了一下发现
其实蒹葭是用以讽刺秦襄公不能礼贤下士,导致显示隐居,不肯出来做官

虽然解读为情诗的话,那意境没得不得了
可是没想到原诗的诗意居然是如此

以后要是我申请工作的单位不聘请我
或者我工作的单位不善待我
我就要丢这首蒹葭给那领导
让他会去好好反省一下
好好的为失去我这个贤士而痛心疾首

 

 

《诗经。秦风。蒹葭》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等门的人

反正没有等门的人,何须赶着回去?

前阵子上课上到关于 shift work 和健康的关系。讲义中说独居的人不适合 shift work 或者任何非 8/9 – 5/6 的工作时间。

关于这个,我不太认同。其实,我之所以愿意在别人下班后或者周末上班,全是因为我独居。反正没有等门的人,何须赶着回去?公司里和房里,我同样是一个人,有何区别?若有等我的人,我才不愿意如此工作。

记得当时上课时和坐在我身边的同学谈论,我问为何独居不适合此类工作?他说,独居者没有家人帮忙照顾其他生活起居,这样子负担太大。若是有家人一起住,至少家人会帮你做很多的事,洗衣等等。其实他说的也不无道理。曾经有一段时间,我确实忙得连洗晒收折衣服都觉得好耗时间。

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会结束。我也不愿意想,想了徒增… 也不算是烦恼,就是反正多想这种事不会让我更快乐,何必没事找罪受。

曾经有一段时间加班加得很超过,好多次都只是刚好赶得上末班车。离开公司走向地铁站的路上很寂静,而寂静总是容易让人开始浪费脑细胞想一些没意义的事。每当我看着自己的影子时,总是在想,万一我今晚遇上歹徒出了什么事,多久才会被发现呢?没有等门的人,出事的话也不会马上被发现吧。谁会是第一个知道的人呢?我 12 点回去或是 3 点回去,谁也不会在乎吧。

人类就是如此。明知道想这些一点意义都没有,可是每当看见自己的影子,忍不住就是会去想。对啊,我是 12 点回去还是 3 点回去,只有影子知道,只有影子紧紧跟随着我。

偶尔幸运的话,离开公司时会看见很漂亮的满月接我下班,陪我下班。其实那也不叫做偶尔幸运,满月每个月都会出现。好有规律,好忠心,我总是知道何时可以见到满月。见到明亮皎洁的满月总是让我感觉非常开心。我之所以选择使用 “开心” 而非 “快乐” 不是没有原因的。啊,离题了,言归正题。正因如此,李白的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总是让我觉得扣人心弦。

其实我并不觉得加班是件糟糕的事。或许,加班提供了我一个逃避地方法,给了我一个躲避的地方。把我的时间都填满,看起来好忙好忙,那么我就不会看起来太孤独吧。如果你说我是在逃避现实,我不会否认。

突然想起之前在 coursera 上的文学哲学课中,欧教授说起人的本性,我其实挺认同的。人呢,都各自有各自的烦恼。比起倾听,人类通常都比较想当说话的那位。每个人都想说着自己的事,自己的烦恼,自己的苦楚,有谁又会真正的去倾听另一个人呢?倾听的耳朵是一种奢侈,强求倾听的耳朵是一种奢求。欧教授还说起了 Robert Frost 的诗 – ‘Out, Out—’。诗中讲述一个小弟弟凄惨的死了,诗中的最后一句很深刻的烙在我的脑海里:

          And they, since they
         Were not the one dead, turned to their affairs.

不要奢求奢侈的东西不是简单的事,我也在学习,学习独立,学习不奢求。

欧教授还提起某个文学家说的某个情况。这个人和一群人聚在一起聊天,他说着一些事,说到一半必须离开一下。当他离开后,话题马上被转开,等到他回来时,没有一个人请他继续说他刚才说到一半的事。

我想,以上这种状况在日常生活中很常见。很多时候,聚会就是一群孤独的人各自抢着述说自己的故事。所以,每次遇到认真倾听的人,我总是非常感激。这种人不多,是有多用心听你说,才会记得你刚刚说的事只说到一半。那种用心太稀有,所以很珍贵。

乱七八糟的到底说了一堆什么,我也不知道…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