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12年4月

文字

文字是一张包装纸
包装着好多好多故事

文字是一种载体
承载着好多好多情绪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我的夜猫生涯始于初中一年级的那一年

从此之后,我便爱上静静的夜晚

当四周变得很安静,似乎也让人更容易听到心里的声音

夜     虽然很迷人

但是很多时候

忙碌了一整天却迟迟不愿合眼睡觉

不是因为过于迷恋静静的夜晚

而只是总觉得

还没赋予“今日”一个意义

故不愿意     就这样的     把“今日”送走

 

 

Read Full Post »

不久之前遇见一个三十几岁,刚开始洗肾的肾衰男患者。他穿着衬衫西裤,头发梳得很整齐,看起来就像其他健康的中年人,一点儿也不像是个患者。

由于他也符合我们的研究条件,于是,如同往常,我向他解释该研究的细节。刚开始的时候,他很专心的听我向他解释,但说着说着,我突然发现他的眼神失去焦点,进入放空状态,视线穿透我,看着我所看不见的画面,就像一个坐在沙滩上遥望着海面的人,接着眼泪很默默地从他的双眼中流出来。似乎,是那离开眼眶的泪水使他回过了神,他急忙的拭去眼泪。看着这些使当时的我怔了一下,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于是,我小心翼翼的问他,“你还好吗?” 他回答说:“嗯,我没事。” 之后,我继续解释,而后来,他也同意了参加我们的研究。

离开医院以后,他那凄凉的眼神始终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我一直重复回想我所说过的话,是不是有哪句说得不得体,碰到他的伤口。后来,我想也许是那句“你刚开始洗肾不久对吗?”伤到他了。也许这句话 提醒了他,自己年纪轻轻却已经肾衰且需要依赖洗肾来维生的命运。

为了这件事,我自责了好久。虽然大部分的患者都不会对这句话产生反应,但我想,我应该更小心的观察每位患者的情况和情绪。我应该更小心的避免戳到患者的伤口。

就这样,好多个星期又过去了,这个患者又回来复诊。在继续其他研究事项以前,我需要填写他的基本资料,而其中一题是有关婚姻状况。我问他:“请问你结婚了吗?”他说:“是的。”然后他看了一眼婚姻状况的选项,接着说:“丧偶。” 由于这个答案是我始料未及的,我以为自己听错了,马上接着问:“什么?丧偶?”他又很镇定地回答:“是的,丧偶。” 那一刹那,我突然理解了,也许上一次他放空流泪是因为突然想起了他的太太。

当我把工作完成以后,我回到会诊室里,看见另一个也曾经和他接触过的同事。求证过后终于明确的理解了他流泪的原因。原来,我第一次见到他的那一天,他的妻子才刚刚过世一个星期左右,而他也没有子女。如果有子女的话,他至少还可以有个心灵上的寄托。

听见他的遭遇,我很同情他。但值得庆幸的是,这一次再见到他,他的情绪看起来似乎比之前好了些。虽然失去心爱的人是件悲伤的事,但我希望他不要被悲伤所捆绑,好好的活下去,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

虽然同情他,但我同时也很佩服他。他似乎是个非常理智且镇定的人。经历着丧偶之痛,却还是很理智的提早一天来验血、准时来复诊、按时吃药。虽然丧偶,他却仍然记得自己为人儿子,需要对父母负责,而对父母所应尽的责任不单是赚钱供养父母,同时也包括爱惜自己,好好的活着。《孝经》里的“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此之谓也。

 

 

Read Full Post »

何谓收获?

前不久在面子书上看见一个学妹写了这么一段话:“我对自己说有付出就一定有收获,希望不要有任何事使这个信念动摇。”

其实,所谓的收获是什么呢?是指实际上的回报吗?例如,在某人有需要的时候给与帮助,然后希望那接受了帮助的人会对自己比较好,或者将来当自己有需要时,希望那人会对自己伸出援手。虽然人在付出过后难免会有这种想法,但其实,所谓的收获并不是只有这些。如果是真心诚意的在帮忙、在付出,那么在付出的同时,我们会感到快乐和满足。这样的快乐和满足本身就是一种收获。

所以,很多时候,我认为,只要是在能力范围之内的事,那么就去做吧。为什么要在乎是否会得到实际的报酬呢?简单的付出为什么越来越像是一种投资?也许大家都已经离开小学太久了,所以忘了小学老师教过的“助人为快乐之本”。如果所有的付出都必须经过深思熟虑,那这样的付出还有什么意义呢?

 

 

Read Full Post »

昨天下班后在巴士里看到一个看似正常但却引我发笑的场景~

坐在我前排的应该是一对年约三十左右的男女~ 估计二人是夫妻~
先形容以下男方的耳朵,是不小的招风耳~

也许两位也都刚下班,很疲劳,于是女方便靠在男方的肩膀上~
几秒后,男方也靠着女方的头~
但令我发笑的是,男方的招风耳正好贴在女方的头顶上~
有如下图(请原谅我烂烂的画工,暂且凑合着看吧~)


于是,原本甜蜜的景象看似非常滑稽,引人发笑!
把耳朵贴在对方的头顶,是要听什么吗?

听听头壳里是否空空如也?

 

Read Full Post »

小芽的根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一颗种子掉到土地上,过不久便开始发出小小的芽。之后有一天,云不再哭了,小芽于是失去成长所需要的水分。但是,园丁依旧每天从河里提来一些水来喂养小芽。虽然小芽比较喜欢雨水,但是云不愿再哭,小芽也就只能喝河水。就这样,一天又一天过去了,园丁也厌倦了每天到河边去提水,而且,园丁根本不清楚小芽将来将会长成什么,所以园丁放弃了继续浇水。于是小芽不再茁长,永远的停留在发芽的阶段。每天经过的园丁看着停止茁长的小芽,心想:“竟然云不再哭,而自己也不再灌溉,那么小芽的根应该也会停止生长,然后很快就会死去。”但是,园丁万万想不到,事实和他预料的却是的完全相反。一直到有一天,蚯蚓告诉园丁:“你知道吗?虽然地表的芽停止了成长,但地底下的根却不然,那根已经扎得很深,很深。”  

Read Full Post »

話說前幾天,我因為需要查點兒資料,於是又到醫院去。但是,由於會診室太滿了,於是我便用樓上病房裡的電腦查資料。

就這樣忙了一整天,終於趕在下班前做完。於是,我帶著非常興奮的心情準備下班,因為從醫院直接下班的話,我就可以直接走到 circle line (和醫院相連的地鐵站),不需要像平時在大學裡那樣,還要等那一班很難擠進去的巴士。

就當我非常興奮的離開病房時,某個叔叔叫住我:“eh,小姐,是你。”他是曾經參加我們研究的一個患者。當時,我差點兒沒認出他來。他穿著患者服,而且臉色非常不好,和我上次在會診室裡見到的他判若兩人。

他遇到我似乎非常興奮。而我因為沒想到他會記得我,所以也非常興奮。但是由於這是預料之外的事,於是我的興奮裡夾著不知所措,而不知所措造成的就是語無倫次,胡言亂語。

明知道他一定是生病入院了,但興奮得不知所措的我竟然問他:“eh~ uncle,你怎麼會在這裡?”問完後,我馬上發現自己問了一個愚蠢至極的問題!雖然他依舊很開心的向我解釋他入院的原因,但我卻為自己所問的笨問題感到非常丟臉。穿著患者服,臉色又那麼查,當然是健康出狀況了才入院。那叔叔一定在想,這人還真是問話不用腦啊~

啊啊啊!!!真是太丟臉了!真想抱著我的頭,蹲在無人的山洞裡啊!!!真是的!真是愚蠢得可以!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