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17年8月

一年前来到了目前的工作单位
这是我大学毕业后的第二个工作

其实,离开第一个工作单位是迫不得已
因为当时我的上司拿不到研究基金,没办法支付我的薪水
所以我只能离开

当时,其实我心里有很多不安
担心学费
担心换了新的工作,新的上司会不会好相处

回想当时的种种不安,其实我很感恩
很感恩我有机会体会这种不安
因为这让我终于切身的体验了我父亲的不易
相较于他所承受的种种不公、压力和不安,我的又算得了什么
那么深切的体会让我很心疼,也很幸福
原来,这就是父亲的爱

虽然这不是什么快乐的体验
但,若我有能力改变过去,我仍会选择保留这段时间
因为我宁愿去体验这种不安
也不愿意不理解你对我们的爱

很幸运的,我的不安只持续了一阵子
因为我很快的便找到了新的工作
而更幸运的是,我新单位的上司也非常好,可以说是整个部门最好的教授

我非常喜欢我的新工作
因为这里的研究跟以往的不一样,所以我有很多机会学习很多新的事物
还有一件让我庆幸的事,这个研究由我单独负责
这代表我不太可能卷入任何办公室政治
我上一个工作单位也是如此,虽然孤单了点,可是耳根清净
我所有的事只需要向上司交代
跟其他同事没有直接的关系

虽然我很喜欢我目前的工作,可是那工作量可真不是开玩笑的
而且由于我们的研究对象是中学生,所以我很多时候必须在傍晚或周六日工作
这让在赶论文的我方便了许多,因为我有时必须在上班时间去医院见论文研究的病人
如此一来,上班时间,我能自由出入
那么,下班时间,我便必须工作

但,如此让人方便的伸缩性有时候却让我感到惆怅

这块土地上,没有为我等门的人,所以我晚上或周末工作也无所谓
这块土地上,没有需要见我的人,所以我晚上或周末工作也无所谓
这块土地上,没有需要我陪的人,所以我晚上或周末工作也无所谓

我是否准时下班,对谁都没影响,所以我才能如此
这是幸或不幸
人家总是说,凡事都有两面,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好累

要找个人说话居然那么困难…

Read Full Post »

花树

从前从前的某天,小木子在她家的花树花园里散步着。突然,小木子发现草地上长出一朵小花。由于小花长得好漂亮,小木子便蹲下来欣赏小花的美,心想:是谁到我花园里种了这朵小花。这小花将来会长成一朵很大的花树吗?这个花园可是特地预留给花树的。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小木子每天都要去看看小花,但小花似乎没有想要长大的意思。看着小花,木子虽喜却优,因着小花的美而喜,但却担忧这真的就只是多小花,不会长成花树。既然这个花园是为花树特别预留的,那么,一切不是花树的再怎么美也终究只能被列入杂草名单。

时间继续一天一天的过,小木子苦恼着是否把小花连根拔起,挖个很深很深的洞,把小花埋在地底最深处。继续等的话,要是小花无法长成花树,那么小花终究要腐烂且发出恶臭。小木子心想,真的要继续等吗?小木子实在不愿意看见那么美丽的花腐烂发出恶臭的模样。可是,万一… 万一小花真的将长成花树呢?万一只是长得非常缓慢而已呢?

万一… 万一…

“万一” 是下不了手的人说的话。小木子无法对小花下手,因为小花真的如此美丽。

但… 万一… 万一小花其实根本就不曾被种在花园里,而是被某个大意的路人不小心掉落的一颗种子…

Read Full Post »

18-Aug-2017

一大早的起床了…
其实是起来弄论文的
可是突然想起昨晚的梦
梦中我居然打了电话给一个人
聊了好多未来
也不是好多
就一些
居然聊毕业后的选择

哈哈
居然在梦里聊这些

 

Read Full Post »

打包晚餐时,心里想着烧鸡,可是一时弄错名字,就说烧肉,反正 roasted 的东西都是烧什么什么的..

本人: 烧肉饭打包
老板: 小姐,我们没有

本人心想,那么多只黑漆漆的鸡挂那边,你怎么说没有…

本人: 老板,我是说这个东西… (指着那些黑漆漆的鸡)
老板: 小姐,那不是烧肉啦,是烧鸡…

好吧,可能有点儿累了,一时恍神说错了。可是,想想觉得好奇怪的… 为什么所谓 “烧肉” 就只能指 “烧猪肉”?烧肉 = 烧鸡的肉,不行吗?难道鸡的肉不是肉,是菜吗?胎生卵生差别待遇吗?物种歧视吗?

Read Full Post »

昨天说了英文考卷事件,今天来说说妹妹做过的好事。

话说,我妹妹小的时候非常乖巧,我说什么,她就做什么,而且还长着一张非常无邪无辜的脸,不像我弟那样每天乱跑乱跳,像只猴子似的。所以,我对我妹超级信任,非常放心的把我最爱的一套图书借给她,任她在不受我监视的情况下自由翻阅。结果,当我再次拿回我的图书时,又经历了一次晴天霹雳!我那无邪的小妹妹居然把我最爱的一套图书画得乱七八糟,不忍直视… 我那么信任她,她却在我最爱的图书上涂鸦…

其实,这套图书,我多年前也借我弟弟翻阅过。可是,由于他实在太皮了,所以,我在借他翻阅前,千叮百嘱的提醒他千万不要乱画。我几乎可以说是全程监视着他的。但,这顽皮的小子居然没画我的书,反倒是那我百分百信任的无邪小不点为我心爱的图书添了一堆色彩。

所以说,结论就是,err,小孩都是爱涂鸦的。

想想我也挺亏的,他们都涂过我的东西,我都没涂过他们的东西呢,好亏呀…

昨天和弟弟聊起他以前做过的好事,他说他记得涂鸦的画面,接下来的对话如下:

我:那你记得的自己涂鸦的画面是怎样的?很开心的涂鸦吗?
弟:没什么很开心啦,只是很好玩,就是有一种不做对不起自己的感觉…

呼… 姐姐就不予置评了啊…

而且还很臭美的说:老师如果生气也没办法,毕竟小老师很可爱,小老师改的都是对的…

好啦,小老师确实挺可爱的,只是当年你奉公守法的小姐姐被你吓破胆了…

往事啊…

 

总结:

这些故事告诉我们,如果你没有任何东西被涂鸦过,那么你就不算是个姐姐…

 

Read Full Post »

英文考卷

今天的午餐是和一个姓向的同事一起吃的。同事聊起她的儿子非常喜欢随处涂鸦,无论是墙壁、桌子或床单,无一能幸免。

这让我想起 19年前我弟弟做过的一件好事。那年,我十岁,念小学四年级,而我的弟弟五岁,是个精力旺盛且无所畏惧的幼儿园小朋友。

案发当天,我的英文老师刚刚把批好的考卷发下来,我错了几题,需要改正,然后连同卷纸一起交给老师批阅。当天晚上,我准备取出卷纸开始改正。可是,当我看见我的卷纸时,简直是晴天霹雳,感觉天真的塌下来了。我老师用红色原子笔打的叉和分数全被我弟用涂改液涂掉了!不但如此,他还用红色原子笔打了好大的勾,每一题都打勾,还在卷纸上写 “100%”。这样的卷子,我改完正要怎么交给老师?这个老师可是全校最可怕的老师之一,不是开玩笑的,而我从小就是奉公守法的胆小鬼,我该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我原本还很担心老师会觉得我没顾好自己的东西,是我疏忽,该罚。可是,老师接受我了的解释,没处罚我。那一次的经历,就像是和死神插肩而过似的,超级无敌可怕!

多年以后和弟弟又聊起这件事,他告诉我:“因为当时我觉得我的姐姐是最厉害的啊,老师怎么可以打叉,应该要给姐姐一百分。”

哎,这小子就是懂得如何收买姐姐的心。所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姐姐的心很容易被收买。哦,不,我想说的是,多年以后回想这些,觉得一切都是美好的回忆。其实,家里如果有一面涂鸦墙让小孩涂鸦,也不完全是坏事。很多年以后,这些都会变成珍贵的回忆,回忆着当时的我们,随处涂鸦的我们。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