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12年2月

他是个 70 多岁的阿公。
当我遇到他时,他正在和药剂师聊药物方面的问题。
他们之间是以华语进行交谈。

阿公的字字句句吸引到我的注意力。
他的发音和大部分的新加坡老人不一样。
目前为止,我所遇过的老人所说的华语几乎都带有很明显的福建腔。
但这位阿公的话语却几乎没有福建腔。
虽然明显的和其他人有所不同,但听起来却是那么的熟悉。
那种发音,似乎属于我回忆里的一部分,似乎已经听过千百遍。
于是,我努力回想,到底是在哪里听过这样的发音。

后来,我终于想到了。
阿公的发音跟外婆好像。
外婆说的华语就是这样子的。
怪不得,我会觉得那么熟悉。

想起的那一刹那,心中那一片原本平静的海就像突然风起浪涌似的,感觉很澎湃。
在这异乡听到如此熟悉的发音,感觉好温馨。

原来,距离上一次听见您的声音已经那么久了。

 

 

Read Full Post »

某天,
会诊室里来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男患者~
该患者的肾功能已经衰竭~
目前正在洗肾~

医生和药剂师向该患者解释完其最近的验血报告后~
问患者是否有什么问题~
该患者便问:“请问,你们把我列入尸肾移植等候名单了吗?”

医生听完患者的问题,眼神突然变得很严肃。
他很诚恳且严肃的告诉该患者:
“很抱歉,由于你的心脏功能不符合接受尸肾移植的标准,所以我们不能把你列入等候名单。”
医生语毕的那一刹那,我看见患者的表情僵住了。
但是,他却非常冷静的问医生:
“那我还有多久呢?”
那医生回答:
“很抱歉,你还剩下10年左右。很抱歉必须跟你这么说。”
接着,患者挤出很勉强的笑容,对着医生说:
“哦。没关系。至少让我知道为什么不能接受尸肾移植。没关系。十年够我用了。呵呵~”

过后,患者离开会诊室不久后,
我正好有事,也走出了会诊室。
于是,非常巧的,我听见患者对着电话另一端的某人说:
“他们说我还剩下十年。但是,十年够了,十年的时间够我把要做的事都做完。”

由于他是我们的研究对象之一,
所以我在他在进入会诊室之前曾经和他小聊了十分钟左右~
几个月前也曾经和他聊过~
所以虽然他看似冷静,但我却非常强烈的感觉到~
医生的那一句话在他的心里打起了雷。
我感觉得到他非常用力的让自己冷静,说服自己接受这个事实。
他的表情和之前有很大的差异。
之前的那种轻松感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况且,有哪个人在被宣告死期时,能够真的泰然自若?
而且还是在一个那么年轻的年纪被宣判只剩下十年。

我不禁问自己,十年真的够吗?
此生所要做的事,十年的时间真的做得完吗?
就算做得完,那么十年的时间,真的能够让人学会如何面对死亡吗?
也许真的能够。

虽然被宣告死期总是让人感伤,但也不全然是件坏事,
更何况,还剩下十年呢。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位患者也许比很多目前健康的人来得幸运。
因为这个病,他比很多人提前预知了死期。
如此一来,他算是有了机会认真的想想在这剩余的十年内想要完成什么。
也许,十年后,当他终于必须向这个世界挥手道别时,
他可以微笑的告诉自己:
“嗯。都完成了。不会有遗憾了。”

而那些因为目前有着健康的身体而四处奔波的人们,
也许因为少了这样的一个“警告”,所以从没想过此生想要完成的是什么~
即使想过,也许也总认为“没关系,以后再做也不迟”。
也许,是忙碌的生活让他们忘了死神并不一定尾随着疾病而至。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提前10年预见自己的死期。

所以,即使现在拥有健康的身体,也好好的想想吧~
这一生要怎么过?要当个什么样的人?要让后人如何记得你?
善用每一个当下,因为你不一定来得及去到那一个你所谓的“以后”。

突然想起老子的《道德经》里的一句话:
不知道和本文有何直接的关联,只是想共勉之。
“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寿。”

至于我自己,
身为一个基督徒,
我要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来让自己成为一个更好的基督徒,
做主所喜悦的事,
学会爱所有的人,学会抗拒世界上种种的诱惑。
但愿在主收回他赐我的那一口气之前,
我也可以带着像 St. Paul 一样的心情,奔向主的怀抱。

以下是摘自 St. Paul 写给 Timothy 的第二封书信:
As for me, the hour has come for me to be sacrificed; the time is here for me to leave this life. I have done my best in the race, I have run the full distance, and I have kept the faith. And now there is waiting for me the prize of victory awarded for a righteous life, the price which the Lord, the righteous Judge, will give me on that Day-and not only to me, but to all those who wait with love for him to appear.
~ 2 Timothy 4:6-8

 

 

Read Full Post »

在偶然的情况下在网络上发现了一本名叫《没有名字的男孩》的书~
这特别的书名吸引了我的眼球,
也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于是随便看了一下~

虽然字句不是很流畅~
但神奇的是,那不流畅的字字句句却像个黑洞般~
有着莫名的引力~
让我的眼球无法移开~

我似乎可以理解那作者~
感觉很像自己~
总是想表达出脑海里浮出的画面~
但有限的中文造诣却成了我的绊脚石~

好不容易的,终于看到了试读页的最后一页~
也看到了作者所要表达的中心思想~

“有些時候我們想去做一件事情,但內在的聲音,也可以說是自己內在的主人,下了一道命令,那麼有些東西再貴重,也必須犧牲。犧牲有時候是光榮的,尤其是遵從自己心的命令而做的犧牲更是如此。”
~ 《没有名字的男孩》

这几排的文字打动了我~
这其中所表达的正是我最近所得出的结论~

理性固然重要~
但某些时候的某些事情~
我们需要用心来判断~
就像《小王子》里所说的那句~
“只有用心才能看得见事物的本质,实质性的东西不是肉眼所能看见的。”~

所以,
即使一个人用了一年的时间来做真正想做的事而没有去做有实际利益的事~
那又如何呢?

人生说长很长,说短也很短~
若说人生漫长,
那么那一年的时间在漫长的人生当中又算得了什么?
如果人生短暂,
那么在短暂的人生里选择放弃自己的梦想,只做有实际利益的事,
那此生又有何意义?

在不违背道德伦理的前提下,
随心所欲并不一定就是个贬义词

 

 

Read Full Post »

农历新年的某个晚上,
我和今年初中二的妹妹说起中学时自己如何为了校刊奔波劳碌~
并向她介绍校刊编委会里各股的任务~

她听着听着,
突然说:“姐,我觉得你好像古代人哦~ 说着古代的故事~”

呜呼哀哉~
原本还因为回忆着那些年而非常兴奋~
结果,她听了那么多~
结论竟然是这样~

接着,她又向我更新学校里的资讯~
她说学校设计了新校服~
从今年念初一和高一的同学开始穿新校服~
旧生继续穿旧校服~

听到这样的一则消息~
我真的好惊讶~
也好失落~
以后再也没人穿由我们班所设计的服务生校服了吗?

就在我感到失落的当儿~
那小不点又发言了~
这一次,李小比说:
“姐,我看你们真的变成古代人了~ 连你们的校服都变成历史古迹了~ 再过不久就要放在校史馆里展览了~”

哎~
这小不点还真是一针见血啊~
曾几何时~
我们都成了古代人~
而我们的物品都成了历史古迹~
啊~ 曾几何时啊~

 

 

Read Full Post »

让座的困扰

基本上~
当捷运开到 jurong east 时,
整个车厢都会被清得七七八八~
剩下三三两两的人类~
也空出了好多的位子~

于是,很多原先站着的人儿们就会坐下~
今天,我也成了这些坐下的人类中的一分子~

但是,正当我和其他不相识的搭客纷纷把位子填满时,
我突然发现某个人站在我的面前~
是个肚子蛮大的蛮不瘦的女人~

我的脑袋当下就把眼前的这个画面解读为“这是个孕妇,我要让座”~
于是,我就站起身,示意把位子让给她~

岂知,这女人竟然和她身边的男人对望,一副不理解的样子~
然后,他们俩的脸上还挂着很让人无法理解的笑容~

当那女人坐下时,
我突然好像理解了那笑容是为何~
也许!!!我是说也许!!!
也许,她不是孕妇,只是肥胖~
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只是我大胆的猜测!!!
不然的话,为什么他俩一副困惑不解的样子,过后又笑得莫名其妙?

哎呀~ 不知道啦~
让座也真不是件简单的事~ =.=”

 

 

Read Full Post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