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11年6月

原来我们都是变形虫

有谁不是变形虫?

有谁仍旧是原来的那个样子?

我们都变了~

于是我们渐行渐远~

原来我们都是变形虫~

一直变一直变~

但却怎么也变不回当初的那个模样~

Read Full Post »

梯子上的摘星人

那是个令人费解的星球。

小木子刚到那个星球的时候,一个人都没见着,倒是看到了好多梯子。而且,最令小木子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每个梯子之上还叠着多不胜数的梯子。

抬头望去,小木子才发现,原来那星球里所有的人都在爬梯子。每个人都爬得好高好高。

小木子实在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爬得那么高,也实在搞不懂他们到底要爬到哪里去。于是,小木子便蹲下来问问脚边的那只老鼠。

老鼠回答说:“他们是为了要摘星。”

小木子接着问:“他们为什么要摘星?”

老鼠瞄了小木子一眼,很严肃的告诉小木子:“摘星是他们的使命。”

小木子仍然一头雾水,“那么,他们需要爬上多少梯子才摘得到星?”

老鼠仍旧一脸严肃,但却很耐心的解释,“那就因人而异了,或者说因星而异比较恰当。有些人被分配到的星星位处较低,有些人则被命令去摘位处较高的星星,也有些人被分配到的星星每天都在向上移。”

小木子好像有些明白了,但还有一个问题,“那么每个人都摘得到星星吗?”

“那就因星而异了。那些需要摘每天都在向上移的星星的人们,多数在还没摘到星星之前,就摔下来了。”老鼠望了望梯子上的人们,表情突然变得有点儿哀伤。

“摔下来?那怎么办?”小木子睁大双眼,觉得这是件可怕的事。

老鼠接着叹了一口气回答说:“摔在枕头上的人们,会从新开始再爬上梯子。至于那些摔在石头上的人们,他们会化作一片枯叶,飘到南方的枯叶国。”

听完老鼠的回答,小木子心想,这真是个悲哀的星球。对于摔在石头上的摘星人,小木子起了怜悯之心,不知道他们化作枯叶后飘到南方的那个星球,是否会比较快乐。于是,小木子便匆匆离开了摘星人的星球,前往枯叶国。

刚抵达枯叶国,小木子便看见满地暗褐色的枯叶。枯叶国也是个令人费解的星球。在这个星球上看不见任何一棵树,但空中却时不时地落下枯叶。

如果不是因为小木子之前先抵达了摘星人星球,并且遇到老鼠,小木子根本无法理解这些枯叶究竟从何而来。

就在这时,小木子看见不远处有个扫地工人正在扫着满地的落叶。附近还有一个焚烧炉。扫地工人把畚斗里的叶子全都丢进焚烧炉。

小木子很同情枯叶们。于是便走上前问扫地工人:“你为什么要把它们都丢进焚烧炉?可以拜托你不要把它们丢进去吗?”

扫地工人似乎对于小木子的请求感到非常生气,他叱喝:“你看不见吗?几乎每分钟都有一大堆的枯叶落下。你是要我被淹没在枯叶里吗?真是莫名其妙,不要打扰我工作!”

小木子被扫地工人的叱喝吓了一跳,心想这真是个脾气不好的扫地工人。但是,小木子认为,如果向扫地工人解释摘星人的故事,也许可以使扫地工人改变主意。但是,扫地工人却怒喝:“我若同情它们,我就会死在枯叶海中,那谁又会来同情我?”

不知道如何是好的小木子感到很无助,于是沮丧的蹲下来。

突然之间,小木子注意到周围尽是唏唏嗦嗦的声音,以为是枯叶们被风吹而互相碰撞的声音。但仔细想了一会儿,却发现根本就没有风。

刹那间,小木子突然明白了,那是枯叶们在哭泣。它们在为即将到来的命运悲泣,更为自己的失败而哀号。

小木子再也无法忍受这星球上的所见所感,匆匆转身,离开了枯叶国。

Read Full Post »

云朵

如果     我把眼泪洒在地面

那么     我的泪水是否会

蒸发成水汽     凝固成云朵

飘到有你的城市的上空

然后再一滴一滴地落下

打在你手里握着的那把伞上

Read Full Post »

摘不到星星

那颗星星

高高的挂在夜空里

我尝试去摘

却摘不到

于是我搬来梯子

爬上梯子过后

还是摘不到

于是我又叠上一个梯子

还是摘不到

再叠一个

还是摘不到

怎么办?

是不是无论叠了多少个梯子

都无法摘到星星

我该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

Read Full Post »

《恨晚》~ 席慕容

分享席慕容的一首诗~

《恨晚》

我的前身   本是高温的熔岩

胸怀间有着谁也无法扑灭的熊熊烈焰

而你来何迟啊   你来何迟

在亿万年之后   此刻的我

只能是一块痉挛扭曲形象荒谬的顽石

如你所见

只能是一部   过往沧桑的记录

只能是一种 凝固了的

具象的痛苦

 

Read Full Post »

小木子和小十口

小木子有个风筝。大部分的时候,小木子都会把风筝收在房里。偶尔,当小木子有空或觉得烦闷的时候,便会带着风筝一起出去透透气。就像小木子一样,风筝偶尔也是需要呼吸新鲜空气的。

有一天,如同往常,小木子带着风筝到宽广的草场上透透气。小木子握着风筝线,任由风筝翱翔在无尽的苍穹里。其实,和小木子一样,风筝也不知道自己该飞向哪个方向。于是,风筝就乘着风,漫无目的地任风随处奔驰。

就在此时,小木子看到小十口也在草场上。小十口的手里也握着风筝线,但是小木子只能隐约的看见小十口的风筝。小十口的风筝很奇特,总是若隐若现,似有若无。小木子心里想,也许小十口的风筝有特别功能吧,可以时隐时现。隐约之中,小木子看见那风筝好似有被刮破的痕迹。

过了一段日子,小木子和小十口稍微变得比较熟络了。于是,小木子终于知道为什么小十口的风筝如此特别。原来,小十口的风筝被下了咒语,飞向某个越来越远的方向。偶尔,当小十口用力的拉了风筝线,风筝才会稍微飞向小十口的方向。所以,小十口的风筝才会看似若隐若现。

自从小木子认识小十口,小木子也开始发觉自己的风筝好像开始出现变得似有若无的倾向。所以,当小木子听了小十口的话后,开始担心自己的风筝也被下了咒语。于是,小木子到什么地方都紧紧握着风筝线。

但是,该发生的终究会发生。也许老师教过的那句格言就是这个意思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小木子的风筝还是被下了咒语,越飞越远,变得若隐若现。从那时开始,小木子再也没见到小十口。难道小十口就是下咒语的人吗?

Read Full Post »

如果人生是个舞台,
那我们都是不知道剧本的演员。
靠着直觉和本性,
有些人在弥漫着浓雾的舞台上尽情地演着;
有些人则在幕帘后等着出场。
是否有那么一天,
在浓雾退去之时,
我们才愕然发现,
原来自己走错了舞台,
原来自己一直傻瓜般的在别人的舞台上演着自己幻想的角色?
原来自己一直傻瓜般的在幕帘后等着一个其实并不存在的演出时机?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