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17年10月

终于 present 了我的硕士研究。感谢主,一切顺利。

其实,我原本蛮紧张的,因为我知道这个研究有很多不小的问题。虽然都是无可避免的问题,但确实会影响研究的可靠性。我蛮担心会有教授钻入这些问题拼命放大,批评这个研究很多缺点,然后把我批评的一无是处。反正,我很 paranoid 的幻想出一堆灾难。

一大早起来,查了一下手机。其实,我有一点希望有人会记得我今天要 present,然后早早来发信息帮我加油。虽然心里忍不住如此希望,可是并没有期待。

但是,一打开手机就看到 Gabriel 一早 8 点多给我发了加油信息。接着,Kiesha 也发了信息给我加油。瞬间,心里暖暖的,感觉自己不是孤军作战。其实,前一晚,Joyce 已经发信息帮我加油了,而且还跟我约了 presentation 结束后要见面,说是要拿生日蛋糕给我。其实我知道她会记得我的生日,会发现我的 presentation 是在我的生日前一天,因为她不是靠 Facebook 来提醒生日的,而是真心认真记住的。但,也就只有她记得了。如此真诚的朋友,实在可遇不可求。我是何等的 blessed。

反正,Joyce,Gabriel,Kiesha,你们三个的加油信息真的让我挺感动的,开心了一整天呢~ 谢谢你们~ 非常非常谢谢,所以想记录在此,好不忘记。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雾中行

又是一个莫名的让人感到疲惫的一天

是莫名吗?
好像不是
但要说清楚
却杂乱无序
无从说起

真的无从说起吗?
好像也不全然
只是很累
只是不想厘清
只是没力

有时候会很想挖个地洞躲起来
谁也不见
什么也不理
让我睡上三天三夜
我宁可在梦里生活得乱七八糟
也不愿意醒着

醒着的时候
所有的事情都太真实
一切的无能为力是如此彻骨的真实
每一个未知都如此彻心彻肺的令人不安和恐惧

我在烟雾中行走
雾蒙蔽了我的视线
烟让我喘不过气
我想停下脚步
但背后的大风逼得我不得不前行
我不断地向前移动
是我迈出了脚步
还是大风把我推向前

 

 

Read Full Post »

슬픔

슬픔

Read Full Post »

最近负能量很高。但,庆幸的是,我周围总有令人感恩的事。

下星期就是我的 presentation 了。弄这个研究,真的很不容易。所有的 slides 当中,我最用心写的 slides 就是 acknowledgement 的 slides 了。写着每一个名字,我的心里都心存满满的感激。靠着我一个人的话,是不可能完成这个研究的。

为了这个研究,我一直去烦以前医院的同事,麻烦她们帮我拉一些数据,又三不五时一直去请教他们各种真实情况下发生的事。毕竟,她们在前线,直接面对患者,所以最清楚。实在非常庆幸,她们真的是任劳任怨,人我怎么问,她们都依然很耐心的帮我解答。

然后呢,一定要提的就是我的同学,Sheryl。Sheryl 呢,是数据分析师,有很强的数据背景。我向她请教一些数据分析上的问题。她居然毫不犹豫的排了整个下午给我,还主动提出可以帮我练习 presentation 和 spot 题目。Spot 完题目,居然还告诉我,有些同学有请朋友帮忙记录 presentation 时其他来宾提出的问题,因为 presenter 是很难记住所有来宾的问题的。到时,论文里,我们必须 address 这些 presentation 时被 raised 的 issues。我原本是打算自己拿纸记下。可是,Sheryl 却说可以出席我的 presentation,当我的记录员。天啊,我真的超感动,实在完全 in debt to her,说多少次谢谢都无法表达我的感激。

还有 Joyce 和 Gabriel,我好感谢这两位好认真的帮我看我的 slides,给了我好多意见。其实,我原本有点犹豫要不要麻烦 Gabriel,毕竟他自己也在忙论文,还有另外两个科目要顾,估计会超级忙。所以,真的好感激,他不但答应了,也没有敷衍我。其实,就算他推辞,我也会理解的,这个学期大家实在都忙得焦头烂额。Joyce 呢,她已经毕业了,我知道她肯定不会推辞,也不会敷衍我。说真的,来到 MPH 其中一个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 Joyce,她确实是个很真心的朋友,以心交心。我从没想过活了 20 几年真的会遇上那么一个朋友。在我完成 MPH 过后,虽然拿到毕业证书是一个大收获,但这些朋友们比证书更无价。

再来,是我的前上司。她是我论文的副指导教授。我没有跟她要求要预练,担心麻烦她。毕竟,我大部分的同学都只找同学预练,很少人兴师动众去请教授帮自己预练。可是,她居然主动问我需不需要帮忙我预练。虽然我超紧张的,一心想着要逃走,但黄金机会千载难逢,所以就去了。预练结束,收益非常多,我真的非常感激。

接着是我的指导教授。说实在,我确实觉得有点儿愧对我的指导教授。我的工作太忙碌,很多时候都无法实时向她更近进度。但,她还是那么愿意的帮我。当我把 presentation slides 发给她后收到她长长的 email 写了一大堆 comments,心里除了感激,还是感激。是多用心看我的 slides,才能写出那么多的详细的 comments。虽然她无法全程出席我的 presentation,无法留下帮我挡我无法回答的问题(if any),但她却连续发了几封电邮提点我注意这里那里,向我提出各种问题,让我可以更好的准备可能出现的问题。那么用心的帮我,非常谢谢!

还有呢,最近公司来了一个新同事。这位同事年纪轻轻,却有自己的面包生意。他每天都会带些面包放在办公室里,谁有需要可以向他买。很多时候,我都挺迟下班的。前天,他下班前就把没卖出的面包送我。我原本不好意思收,不想占人便宜,白拿白吃,毕竟我已经收过一次了。但,他又说什么没关系,最后一个了。结果,我就很好意思地收了。昨天,我超级忙碌,午餐没空出去,因为下午要去找 Sheryl 预练。结果,他的面包成了我的救命粮食,解决了我的午餐。跟 Sheryl 预练结束,已经 6点,上课时间到了,我根本不可能有时间去哪里买食物。幸好,还有面包!哈哈!结果,面包又解决了我的晚餐。突然好感激这个面包。人在忙碌的时候,有人帮忙解决食物问题,真的会让人很感激的。还有,刚才差不多傍晚接近 6 点的时候,有一个参加研究的小孩来见我,所以,我就离开座位去处理。其实,这小孩迟到,我等了将近 45 分钟,心里是挺碎碎念的。可是,当我回到桌位,居然看到一包面包站在我的桌子上,心里的碎碎念顿时就消失了。看来,生活虽然有令人碎碎念的事,但也有值得暖暖的事。

在负能量高的时候,周围刚好有这么多让我感激感动的人,还要要求什么呢?再不知足,也太贪心了吧…

Read Full Post »

最近负能量很高
整个人很累,心很累

这世上该懂的道理太多
可我怎么一点都不愿意去懂

这世上该学习接纳的事实太多
可我却
我也不知道是来不及学懂如何接纳
还是根本学不懂

问世间恒理为何?
万事万物皆不恒,恒理也。

Read Full Post »

懦弱的心思细腻

我自幼便是个心思细腻的孩子。这可不是我自己说的,大人们都这么说的。大人们说我善解人意,善于设身处地替别人着想。

好吧~ 但在我对自己的认知中,或许我有一点心思细腻,可是我也是个非常敏感的人。我总是坐在一旁观察别人,观察了之后才行动。或许我总是如此,所以大人才会觉得我细腻。我不像很多其他孩子,总是毛毛躁躁,只顾自己,得不到便耍赖乱哭。我总是观察,然后用最温和的方式对待大家,希望大家都是开心的。

有些人或许会认同说这叫做心思细腻,可我也知道,在很多人眼里,我就是个为别人而活的傻子,总是看人脸色,小心翼翼。

是好是坏,每个人有不同的见解。

我的见解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做不到去无视~ 或许这叫傻,或许这叫懦弱,随便吧

其实我也挺累的

 

 

Read Full Post »

曾祖父

好多年前就发现我们家的旧相片中有张很老旧的独照。这些旧照是爷爷去世后,父母处理爷爷遗物时发现的。独照中的那位看起来像是个中国人。我不知道那人是谁,但那张脸看起来倍感亲切,有我们家族的特征 – 长脸,似乎跟我爷爷有相似之处,感觉是我们家族的脸。我向来不太会看什么谁长得像谁什么什么的,但我觉得这个人应该和我有着直接的关联,总觉得这人很有可能是我曾祖父。

我没见过我曾祖父,他是个中国人,我爷爷和几位兄弟南下到东南亚工作,并在这里终老。

一直以来,我都对文化传承的事非常感兴趣,总觉得我们的字辈里应该有什么奥妙的涵义。但,我知道的名字也只有爷爷、父亲、我们三代。三个字辈(廷、国、家)拼在一起,看似有关联,所以很好奇曾祖父名叫什么,想知道他的字辈,那么我便能多拼出一个字。

昨晚,妈妈和我说起这些家族信息。十年前,父亲和母亲回中国见小叔公(爷爷最小的弟弟)时,叔公给她讲解的一些家族基本信息。原来,曾祖父的字辈是 “朝”。我非常兴奋。这个字辈并不让我意外,“廷”的前面是“朝”,已是预料之中。但,可以确认这件事真的是好开心。妈妈还告诉我,曾祖母姓高。一直以来,高这个姓氏对我而言就像是别人的姓氏,因为在我所认识的东南亚亲人中,没有姓高的。可是,生我爷爷的那位居然是高氏。就像我看见刘氏会觉得很亲切,我爷爷看见高氏便会想起母亲吧。

传承这种东西真的很美丽,中国人以字辈为子孙命名真的很有意义。只要子孙代代都按着字辈为子女取名,那么无论分散多远,都断不了,都能追溯。但是,按着字辈为后代子孙取名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炎黄子孙散落各地,要按着族谱走实在不易。Hmm… 能继续当然最好。但,要是在海外生根太久无法追溯,那么就自己定字辈吧。但要定多一些,写一首诗定字辈,应该就足以用个至少 20世,长一点的诗就能用百世了。

下次要多问妈妈关于刘氏的家族史了。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