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12年10月

话说,刚才经过某个卖袜子的摊子

摊子的面前有位顾客正在挑选袜子
该顾客挑了两双样式截然不同的袜子,走向顾摊的小姐

以下是她们的对话:
顾客:“小姐小姐,这两双一样吗?”
摊主(非常自然的):“这两双不一样”
顾客:“我当然知道这两双不一样。我是问,这两双的价钱一样吗?”
摊主:“哦哦~ 一样一样”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元素的最外层电子

最近常常想起高中化学课时上过的电子排布
总觉得人类就像是各个元素中的各个电子

化学的基本应该可以说是化学元素周期表了吧
所谓化学元素表,其实是一个很神奇的表
简单的说,
元素是按着各自原子序数的递增从左至右排列
而这些原子序数都是神奇的数字,
从原子序数中可以看出该元素有几个电子层、最外层电子数有几个
而拥有相同数量的最外层电子数将被归为同一族元素
所以说,所有第一族元素拥有一个最外层电子,所有第二族元素拥有两个最外层电子,以此类推
而从表中的元素周期可马上看出,该元素拥有几个电子层
周期数越大的元素拥有越多的电子层

元素周期表

镁,Magnesium 的电子排布,周期 3 显示拥有三个电子层,第二族元素表示最外层电子数为 2

 

 

 

 

 

 

 

 

 

 

 

 

 

 

简单的说说关于电子层和电子层数
除了最外的电子层(不包括第8族惰性元素)以外,其他电子层都是饱和的,
而这最外层电子数若等于或少于三,
则容易失去最外层电子,以达到最外层8个电子的稳定结构
也就是说,这类元素都很活泼
用俗语来说,例如在某个团体内,总会有一些人属于最外层的那些电子
虽然属于该团体,但却像是一种似有若无的存在,容易丢失
根本不真正属于哪里

那么,第一族元素的最外层电子究竟是自由的呢?
还是容易被遗忘的?
是没有重要性,为了达到稳定结构,能丢便弃的?
又或是孤独的?

 

 

Read Full Post »

变形虫的故事

从前从前,在某个池塘里有几只常常见面的变形虫。由于总是见面,所以它们都认得对方。

后来的某一天,变形虫们收到了风大人的指示。风大人分配了新的任务给各位变形虫。于是,即使依依不舍,变形虫们还是得各自前往池中不同的角落,各司其职。

如此一来,变形虫们的见面机会变得越来越少,少得只能靠池塘里的水波互相联系。但是,这些在不同角落里的变形虫们为了食物,为了移动,不断的伸缩着伪足,于是也不断的变形。

也许,在不久的将来,那些曾经彼此熟悉的变形虫们,即使漂浮在对方的面前,也不再认得出对方。

*******

故事一:

有一天,变形虫 1 见到了好久不见的变形虫 2~

变形虫 2:请问你有见到变形虫 1 吗?
变形虫 1:我就是~
变形虫 2:哦?是吗?真的是你吗?你看起来好陌生,我好像不认识你了..

故事二:

有一天,变形虫 x 遇到 变形虫 y~

变形虫 x:听说 变形虫 B612 曾在你们那里游过一阵子,你认识它吗?
变形虫 y:哦哦哦!认识~
变形虫 x:哇~ 真的吗?它以前和我在同一个水域办公呢,它很爱笑,总是微笑~
变形虫 y:err?是吗?我们是在说同一只变形虫吗?我认识的 B612 从来都没笑过也…

 

 

Read Full Post »

“Yet if hope has flown away
in a night, or in a day,
in a vision, or in none,
is it therefore the less gone?”

“And i hold within my hand
Grains of the golden sand
How few! Yet how they creep
Through my fingers to the deep.”

摘自一首我很喜欢的诗, Edgar Allen Poe 的《A dream within a dream

Take this kiss upon the brow!
And, in parting from you now,
Thus much let me avow-
You are not wrong, who deem
That my days have been a dream,
Yet if hope has flown away
In a night, or in a day,
In a vision, or in none,
Is it therefore the less gone?
All that we see or seem
is but a dream within a dream.

I stand amid the roar
Of a surf-tormented shore.
And i hold within my hand
Grains of the golden sand-
How few! Yet how they creep
Through my fingers to the deep.
While i weep- while i weep!
O God! Can i not grasp
Them with a tighter clasp?
O God! Can i not save
One from the pitiless wave?
Is all that we see or seem
But a dream within a dream?

 

 

Read Full Post »

2012 中秋节

昨天又是一年一度的中秋节~
皎洁的明月高高挂~

在这样的一个佳节里,
想必不远处的另一个赤道国家里会有几个想念我的人吧~

前一阵子买了月饼托表姐带回家~
想必那月饼还是原封不动,静静地躺在厨房里的某个角落~

像月饼这种食物,
在我父亲大人的眼里,就是“不太健康的食物”~
所以,当了他那么久的女儿的在下,
为了避免被碎碎念
很识相的只寄了一个回去~ (也为了避免加重表姐的行李箱)
大家吃一两块,就没什么关系~

那月饼之所以原封不动呢~
是因为我们家的果果也还漂流在外~
身为外婆女儿的妈妈~
肯定会等弟弟回家了再一起吃~
哈哈哈~
我妈妈的娘家就是有这种基因~
什么东西都公平的平分~ 绝不漏了任何一个人~
这种基因在我们这一代的子孙中也开始越来越明显~
有些表哥表姐返家时,
也总是带了这些那些~
分量多的,大家就分多一点~
分量少的,也硬是要分给大家,但就小口一点啦~ 哈哈哈!
这么说来,我外婆的子孙们的“除法”应该都很强~
小学时老师教的除法就是这种时候用的啦~

今年的中秋节~
是看 running man 度过的~
也不错啦~
至少,是哈哈大笑度过的~
谢谢 running man !gam sa hab ni da~

总之呢,
但愿大家昨天中秋节快乐~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Read Full Post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