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15年5月

防尘塞事件

好久没做丢脸的事了,还以为那种岁月已离我远去……

话说,今天早上的地铁站一如往常的人山人海。可是,不同于往常的是,地铁站有个职员在发送小礼物给大家,是个手机防尘塞。

在还没接过小礼物以前,我的右手像平时一样的握着我的 ez-link 卡(我朋友将之命名为滴滴卡,注:这里的“滴”为拟声词,用以形容出站刷卡时的声音),而当那位职员把礼物递给我时,我便把滴滴卡移到左手,用右手接过礼物。接着,小礼物就一直“依偎”在我的右手中。

几站过后,我的目的地到了。出了车厢之后,我一边走路一边想事情,好不容易终于走到检票口。于是,我便习惯性的举起右手准备刷“卡”。就当我的右手差不多碰到检票口上的扫描器时,我才惊醒!!!我右手上的不是滴滴卡呀!!!我居然拿着防尘塞在扫描器上晃了一下。oh no!!! 我的天啊!!! 我怎么会做出那么丢脸的事!!!不知道我后面是什么人,有没有发现我的蠢举!!呼!!!天啊!!!李家佳,你可以再丢脸一点!!!

防尘塞的玉照

防尘塞的玉照

Read Full Post »

昨天,终于轮到我去推轮椅老妇去教堂了。我从一个星期前就开始不安,因为听说途中有斜坡,虽然不是很陡的斜坡,可是轮椅上下斜坡真不是个开玩笑的挑战。可是,由于之前听说三不五时背痛的 aunty A 都成功一个人推老妇来教堂,虽然她后来因为背痛而退出了,可是至少她成功过一次,所以我想我应该也可以至少成功一次。

星期六晚上,我越来越不安,担心第而天天气怎样,万一下雨的话怎么办?我两手推轮椅,根本不可能撑伞了。结果,星期六晚上下起很多猫和狗(就是 raining cats and dogs 啦~ 请容许我那么翻译~ 哈哈哈!)那盘陀大雨消除了我的不安,心想今晚下了那么多猫和狗,明早肯定不可能再下雨了。于是,我稍微安心的慢慢睡去。

第二天,由于深怕自己迟到,我起了个大早。当一切准备好准备出门时,我拉开窗帘看看天空,天空有点阴所以不是很热,心想应该是因为下了整夜的大雨。岂料!再看一看马路,居然有雨滴!甚至还有几位撑伞的行人!天啊,不会吧!?昨晚不是下了倾盆大雨吗?怎么今早还有雨???虽然是毛毛雨,可是这雨会越下越大吗?算了,管不了那么多,现去到那里再看看如何。或许我到老妇家时雨就停了也说不定。

上了巴士,我选择了靠窗的位置,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窗外,期盼雨停。可是事与愿违,毛毛雨不断的轻拂地面,就像无数个优雅的蒙面侠不断的从屋顶上以优雅的姿势降到地面一样。或许昨晚下下来的那些一大堆猫和狗在天上玩耍时留下太多的毛,所以今早天上才会不断地把毛儿们扫下。胡说八道,言归正题。

那毛毛雨我是无所谓,可是老妇年近八旬,身体恐怕禁不起毛毛雨的折腾。

快要到老妇的住处时,我收到另一个阿姨(aunty J)的打来的电话:

「Hi Audrey, do you know it is raining now? No, i mean drizzling.」
「Yes, i know.」
「Do you have an umbrella with you?」
「No, i don’t. But anyway, I need both hands to push the wheelchair. I won’t be able to carry an umbrella.」
「erm… Audrey, don’t worry, I will ask J to go and help you. He will bring 2 umbrellas with him.」
「ok. Thanks a lot!」

挂了电话后,我真的是松了一口气!aunty J 说会让 uncle J 来帮我,那么我的所有问题便解决了。不用担心斜坡,也不用担心毛毛雨了。yeah!

接着,我和老妇在其祖屋楼下等一下,uncle J 便到了。他问我需要他来推吗?我说不用了,我想自己尝试,不行的话再请他帮忙。于是,推轮椅之旅便“如火如荼”的展开了。(请原谅我胡乱用成语~)那些斜坡真不是开玩笑的,那么凉的天,我流了一身汗,还消耗了成千上万的 ATP,有好几处我甚至上不了斜坡。晕。原来,早上的毛毛雨不是灾难,而是救星。毛毛雨带来了 uncle J,真是大幸!否则,我们会卡在半路,到不了教堂。哈哈哈!真是惊险又刺激的一个早晨!我太高估自己了。原来我是豆花做的,推一推轮椅,豆花差点儿就散了…….

O this is too big a challenge! I have no confidence to do this alone. It is dangerous. 虽然挑战真的很大,靠着我自己真的没办法一个人推老妇去教堂,可是我不愿意就此放弃。因为目前只有我们三个在帮忙推轮椅(uncle J, aunty J 和我),而且 uncle J and aunty J 还需要顾另外一个老太太,所以我们轮流,一组一星期。我原本是和 aunty A 一组的,可是她因为背痛所以退出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孤军作战。Dear Lord, would you please send more people to help? I don’t want to give up… but i can’t do this alone, at least not for the time being.

Read Full Post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