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12年7月

老鼠與美酒

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某個早上,老鼠的房裡突然出現了一瓶看似很誘人的酒。無論是瓶子的設計或酒的顏色,都讓老鼠非常著迷。細看之下,老鼠發現酒瓶下壓了一張小字條。字條上寫著:“此非凡酒。除了香醇甜,此酒還具再生能力,只要還有一滴,便能再生成滿滿一整瓶。”

那字條賦予了酒更多的神秘感,老鼠真的深深的被吸引住了,三不五時就小酌一兩杯。就這樣,兩年的時間過去了,無論老鼠怎麼喝,酒瓶裡的酒就像字條上寫的那樣,怎麼喝都喝不完。那又香又醇又甜的美酒,讓老鼠如痴如醉,不可自拔。

但是,不知道從何時開始,老鼠突然發現每每喝了那酒之後,心總是隱隱作痛。老鼠心想,也許從一開始就不應該碰那瓶酒,於是便想將酒戒掉。

但也許酒癮已深,老鼠每每想到沒有酒喝的將來,便感覺撕心裂肺。老鼠實在無法想像沒有那瓶酒的日子。未來是否有別的飲料可以幫老鼠完全戒掉此酒?老鼠真的不知道。既然已經喝過這瓶酒,那麼將來即使真有別的美酒,但那新酒是否可以完全蓋掉此酒的餘韻?若蓋不掉,雙雙參雜後,那混雜的味道豈不是很可怕?

每每想到這一些,那被老鼠高舉準備摔碎的酒瓶又被老鼠徐徐放回桌面。

就這樣,不知道舉高放下了多少次之後,某日,老鼠終於狠下心吧酒瓶摔碎了。但隨之撲鼻而來的,便是濃郁且辛辣的酒味。如此辛辣,把老鼠嗆得眼淚直流。於是,淚流滿面的老鼠對著那一淌即將揮發的美酒問了一句:“美酒啊,你如此辛辣難受,我怎麼今天才知道?”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陀螺语

有一天,陀螺遇见了松鼠。
虽然陀螺会松鼠语,但却还是很好奇,想知道松鼠是否听得懂陀螺语。
于是,陀螺便对松鼠说:“我有一种想要旋转的感觉…”
陀螺语毕,松鼠马上到树洞里搬出一大堆私家珍藏的松果,示意要送给陀螺~
因为,在松鼠语里,旋转的发音和“吃一大堆松果”的发音很类似。
看着眼前那一大堆的松果,陀螺马上就懂了:“啊~ 松鼠,原来你不会听陀螺语啊~”

 

 

Read Full Post »

Disturb us, Lord

This is a prayer shared by the priest during the sermon last week.

Disturb us, Lord

Disturb us, Lord, when
We are too pleased with ourselves,
When our dreams have come true
Because we dreamed too little,
When we arrived safely
Because we sailed too close to the shore.

Disturb us, Lord, when
With the abundance of things we possess
We have lost our thirst
For the waters of life;
Having fallen in love with life,
We have ceased to dream of eternity
And in our efforts to build a new earth,
We have allowed our vision
Of the new Heaven to dim.

Disturb us, Lord, to dare more boldly,
To venture on wilder seas
Where storms will show Your mastery;
Where losing sight of land,
We shall find the stars.

We ask you to push back
The horizons of our hopes;
And to push back the future
In strength, courage, hope, and love.

This we ask in the name of our Captain,
Who is Jesus Christ.

 

 

Read Full Post »

突然想起大學時在宿舍裡鬧過的笑話~
我和我的室友(小孩一號)都是無敵賴床家~
很多時候,鬧鐘響了好久,兩個人都沒聽見,繼續睡~
有一次還驚動恰好走經過我們房的另一個樓友(小孩三號)~
由於我和小孩一號的房間離浴室最近,所以整樓的人要去浴室都必定會經過我們的房間~

記得那天早上,迷迷糊糊中,我好像聽到了敲門聲~
於是便爬過去開門~
結果一開門,就被小孩三號罵了一頓~
她說她去浴室洗刷時就已經聽到我們房裡有無數個鬧鐘在響,
沒想到等她洗刷完畢,要走回自己的房間時,
我們房裡的鬧鐘們依舊響個不停~
她實在無法忍受所有路過我們房間的樓友們對我們的房間投以奇異的眼光~
而且所有人都知道她和這兩個賴床家很熟~
她覺得當我們的朋友實在是太丟臉了,
所以不得已硬是要把我們兩個叫醒。

現在回想起來,真的覺得好誇張。
但之後當我們都搬到不同的地方,遇到不同的室友後,
為了不打擾別人,所以也就改掉這個壞習慣了~

其實也不是什麼很難改的習慣。
只不過,當兩個對鬧鐘聲免疫的人住在一起時,
這似乎成了一種不需要改的習慣,反正對方不會被影響。

還記得某一天小孩二號上課時遇到另外幾個和我們同樓的同學,
其中一個就問小孩:“eh,為什麼你房間的鬧鐘總是響個不停?”
這個突如其來的問題讓小孩有點兒丟臉,而由於我和她的同學不熟,
所以她就嫁禍給我,說:“其實都是我室友的鬧鐘啦,不是我的。”
這小孩也真是的,她的鬧鐘明明就比較多嘛,還嫁禍與我。

話說這個小孩二號除了跟我一樣愛賴床意外,還很懶,連叫我的名字都懶~
記得某一天清晨,我突然聽見木板被敲的聲音,以為有人來敲我們的房門,
於是又爬去開門看看是誰。
但沒想到~ 沒想到啊!
當我開門的時候,小孩突然醒了,睜大雙眼看著我,一副疑惑不解的樣子~
接著就是一陣爆笑!
原來,剛剛被敲的木板是床啊,不是門!
因為我的鬧鐘響了但人還未醒,小孩為了把我叫醒,所以才敲床把我叫醒!
天啊!怎麼會有這樣的人?距離那麼近,叫我一聲就好了,竟然懶到只願意敲床!
小孩啊小孩,真是服了你啊~

啊~ 回憶著這些,突然好懷念從前啊~
好久沒見到那兩個小孩了~
希望我的兩個小孩健康、快樂、美麗~
yeah~ 四樓的三個小孩萬歲!

 

 

 

Read Full Post »

某天,烏龜問獅子:“獅子啊,你為什麼要稱霸整座森林?你真的如此深愛著這座森林嗎?”

獅子搖搖頭,回答:“不是的,並不是深愛,只不過是想擁有而已。我深愛的另有其他。”

烏龜不解,又問:“哦?是嗎?那你所愛的是什麼呢?”

獅子又答:“肉。只有肉才是我一生的摯愛。”

烏龜思來想去還是搞不懂獅子所說的話,於是又問:“既然你並沒有深愛著森林,那又是為了什麼而佔有呢?”

獅子瞄了烏龜一眼:“烏龜啊,不是所有的佔有都是因為深愛。很多時候,佔有純粹只是一種想要佔為己有的慾望,不需要什么伟大或感人的理由。佔有和愛並不一定是相關的。”

 

 

Read Full Post »

狮子和老鼠

有一天,一头善良的狮子巧遇了一只老鼠,于是他们便聊起天来。聊着聊着,狮子便问老鼠:“老鼠啊,你认为我是个什么样的动物呢?你认为我残暴吗?”老鼠回答狮子:“不会啊,我觉得你很善良。”

 

 

Read Full Post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