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12年5月

Forget not yet!

~ a poem of one of my favourite poets, Thomas Wyatt

Forget not yet the tried intent
of such a truth as i have meant;
My great travail so gladly spent,
Forget not yet!

Forget not yet when first began
the weary life ye know, since whan
The suit, the service, none tell can;
Forget not yet!

Forget not yet the great assays,
the cruel wrong, the scornful ways,
the painful patience in denays,
Forget not yet!

Forget not yet, forget not this,
how long ago hath been and is,
The mind that never meant amiss;
Forget not yet!

Forget not then thine own approved,
The which so long hath thee so loved,
Whose steadfast faith yet never moved,
Forget  not this!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Give me some heat

Give me some heat
and i will break the bonds
so that the amino acids are free
but why are the bonds still intact?
Ah! those are the covalent bonds.

Give me a knife
and i will cut the rope
so that i am no longer your captive
but why is the rope not broken?
Ah! my knife is blunt.

Read Full Post »

今天下班后,地铁站仍旧人潮汹涌~
就在我等着那巨型毛毛虫慢慢爬来之时,听见身后两个中国人引人发笑的对话~

A:要是新加坡的人少一点就好了。怎么会有那么多人?新加坡真的是太多人了!
(两秒后)
B:拜托~ 中国的人口才叫多好不好?
(三秒后)
A:也对…

哈哈哈~
如果要说人口~
新加坡怎么比得上中国啊~
小小的一个新加坡若是要塞下中国庞大的人口,
恐怕要先想办法把人类的体积缩小不知道多少倍呢~
再不然就把人叠起来,人叠人~
突然想起《小王子》里的一幅图~

大象叠大象

大象叠大象

哈哈哈!
老兄,您用词不当啊~ 应该说是人口密度啦~
论人口密度,新加坡真的赢了~

 

 

Read Full Post »

下班后的地铁车厢如同往常般的爆满。在如此高密度的车厢里,若想要下车,花费力气把自己挤出车厢是非常理所当然的。

刚才,当饱和的列车抵达某个捷运站时, 车厢门打开后,要下车的乘客们各个都在专心的把自己挤出车厢,就像挤着快要用完的牙膏那样。就在此时,我听见身后有个女生鬼打墙,重复的说着“oh shit, excuse me, oh shit, excuse me…”

好几个乘客听到后都把目光转向她,其中有几位看起来不是很爽。当然啦,谁听到这种话会开心啊?难道,挡到她的人全都是便便吗?所以她才要不停的重复着“哦~ 便便,请借过~” 真是太没礼貌了,朕要把她贬到便便国和便便们一起搭捷运3年,以满足她说“哦,便便,请借过”的愿望!

 

 

Read Full Post »

sfa 友情

本同学今天很开心~

刚才弥撒结束后,因为有点儿东西要弄,所以没有用平时惯用的出口离开~
结果呢,就看见很熟悉的面孔~
啊!那不是以前大学时一起去教堂的朋友吗?
由于非常惊喜,我完全忘了她的名字,
于是小心翼翼的文:“请问你的名字叫什么?对不起,我忘记了。”
嘻嘻嘻~ 问这么欠扁的问题却没被骂,我真的太幸运了~ 嘻嘻嘻~
她是个来自印度的印度女生,从前是护理系的学生,
现在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当护士,而且她已经在这里工作半年了~
遇到她真是太开心了,
我前不久还刚想起她,不知道她人在哪里~

聊了一会儿后,才发现她身边还站着另一个女生,
也是以前一起去教堂的大学朋友~
而且也在国大医院当护士~
但是,这位朋友呢~ 我好几个月前就已经巧遇她了~
但是,当时她告诉我她去的是另一间天主教堂,
再加上她们时常需要轮班~
所以我心想应该没什么机会遇上~
今天竟然在教堂里遇上,真的太令人兴奋了!
问了之后才知道,原来她们俩都搬到我的住处附近~
所以也都来了这间离我们最近的教堂~

而且,更巧的是,
我们以前在吉隆坡念书时一起去的教堂名叫 Saint Francis of Assisi Church~
而现在,我们又在新加坡的 Saint Francis of Assisi Church 里相遇~
哈哈哈~ 真是太巧了~
这就是缘分吧~

说起这第二位朋友~
一直以来,我们都以华语交谈~
而她也长得非常像华族~
于是,我理所当然的以为她是华族~
认识她很多个月后的某天,
在某处看见她的全名,才惊然发现~
啊~ 原来她是个混血儿~
爸爸是比达友族(砂劳越的其中一种土著)~
妈妈是华族~
怪不得她说得一口流利的华语~
呵呵~ 这就是砂劳越的特色之一~
很多看起来像华族且又说着一口流利的华语的人,
有很多都是华族和土著的混血儿~
有些甚至完完全全是个土著,
东马有很多很像华裔的土著~
例如沙巴州的卡达山人~
真的非常相似,难以辨别~

总之呢,今天真——-的好开心呢~
亏我今天在教堂里听神父讲道时~
还自怜自己每个星期日都一个人去教堂~
然后哀伤的怀念从前,大家一起去教堂的岁月~
不同科系和种族的人会互相认识,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一起去教堂~

主啊~
这就是你回应我的抱怨的方式吗?
哈哈哈~

 

 

Read Full Post »

今天早上七点时,
睡得正香甜的我突然感觉到膀胱好像满了,
于是睁开双眼,看见窗外的天空已经被照亮了,
再看看手表~
哦~ 七点了~

不知道为什么,
当时我以为今天是星期六,
所以心想,
去清一下膀胱再继续睡到中午才起床好了~

但是,当我经过客厅时,
却看见房东穿戴整齐,像是要出门上班~
这让我很不解~
为什么周末一大清早要穿成这样~

几秒过后,
我突然觉得好混乱~
今天到底星期几???
莫非,今天不是星期六???
莫非,今天是星期五???
但是好奇怪,我不是已经上完星期五的班了吗?

就这样混乱了几秒后,
我才惊醒!
啊!那星期五的班好像是在梦里上的~
原来今天真的是星期五!
原来今天真的不是星期六!
真是太恐怖了!
我差点儿就不小心跷班了!·
真是太感激我的膀胱了,
满得真及时(我平时都七点起床)~
救我免于跷班与迟到~

但这真是个太恐怖的状况!
太恐怖了!太恐怖太恐怖了!
啊!!!!!!!

 

 

Read Full Post »

下班后发现钱包空空如也,需要提款了~
于是和朋友吃完晚餐后便去提款~

当我走到提款机面前,准备把手中的卡插入插卡槽时~
突然感觉好象有什么不对~
仔细一看,啊!!!手中的那张卡原来不是提款卡而是美食中心的储值卡!!!
由于该二张卡的颜色相似度高达 95%,所以一时大意才拿错了卡~

幸亏只是提款,不是购物时付款~
否则,不敢想象那收银员的表情!

由于被自己的迷糊吓了一大跳~
接下来又发生了迷糊的事~
这就是所谓的链反应~ =.=”

按了想要提出的数额后,
屏幕上出现“请取回您的提款卡”,然后发出哔哔声~
不知怎么的,也许因为刚才拿错卡惊吓过度,
结果我一直把手放在吐钱槽~
但是好奇怪,钱怎么不出来?而且哔哔声也不停止~
于是,再看清楚屏幕~
啊~ 是要先取回提款卡啊~
于是,急急忙忙的取出提款卡,领了钱,落荒而逃,快步走向站在不远处的友人~

但是,有人的表情看起来不太对呢~
在那里掩嘴窃笑~
而且笑得非常诡异~
我仿佛看见她全身的神经线像乐器的弦一样产生共鸣~
太过分了!!笑成这样,她一定是看见了我的演出,所以才会笑成这样!

没关系~
反正我也不介意~
日行一善,引人发笑~

突然想起大学某次考试也出过类似的糗~
我的“学生证”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