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14年11月

then stay..

老太太出院以後,我一直沒機會去登門拜訪,陪她吃飯聊天。不是我在忙別的事,就是她要去慈懷病院探訪病重的丈夫,他們倆老能相處的時間可說是所剩不多,所以我也不好意思去打擾。老先生的健康狀況實在不樂觀,醫生也說了沒有康復的希望,所以家人同意讓老先生住慈懷病院,畢竟那裡 24 小時都有醫療團隊在照顧,而老先生也同意這樣的安排。所幸老先生非常樂觀,雖然整日都坐在病床上無法下床走動,但沒事做的時候總是在玩數獨、彈尤克里里,再不然就和病院裡的職員和志工們談笑風生,打成一片。

上星期六終於有機會去老太太家陪她吃飯聊天。我們約的是午餐時間。雖然前幾天就已經約好了,但為了避免她忘記了我們的約會,我早上一起床便打電話提醒她。我以為她會讓女傭煮午餐,擔心她特地準備多煮我的份,所以特地跟她說不用煮我的,我會自己打包午餐過去,可是她卻說她近來也越來越懶惰自己準備午餐了,建議我去她家樓下的熟食中心一起共進午餐。

快到約好的時間時,我接到老太太的電話,問我需要她下來巴士站接我嗎。讓一個走路不太穩的七旬老太太下來接我,也太說不過去,所以我告訴她沒關係,我可以自己找到她家。一到她家,我按了門鈴,她馬上就開了門,滿面笑容。她的女傭也非常熱情的跟我打招呼。接著,老太太請我到屋裡坐一下,她準備一下拿東西就出門。當她準備好要出門時,女傭讓老太太坐在椅子上,然後馬上把鞋子拿來幫老太太穿上,讓老太太穿上以前還用布擦掉鞋上的灰,但鞋子其實已經很乾淨了,我看不到任何的灰。

接著,我們便出了門。我走在她的左邊,伸出了我的右手讓她扶著。我不禁想起了她住院的那段時間,我也總是走在她的左邊,伸出我的右手讓她扶著。伸手讓老人扶著是跟媽媽學的,是媽媽教我的,也是外婆教我的。我媽媽看到老人總是會自動向前去扶他們,尤其每次在教堂裡看到下樓梯的老人,她總是伸手去讓他們扶著走路。不知怎的,我想起了我的外婆。小的時候我總是笨手笨腳又膽小怕被罵。每一次回到外婆家和外婆一起去教堂時,媽媽總是鼓勵我去扶外婆,但其他比較靈巧又勇敢的表兄弟姐妹們總是會比我搶先一步去扶外婆,所以我沒扶過幾次。但我記得有一次,我硬著頭皮很害怕自己會出差錯的去扶時,我實在不知道要怎樣扶人,我想我當時看起來應該很慌亂,哈哈!可是外婆卻跟我說不用扶她,慢慢的走著讓她扶著我就行了。從那時開始我才知道,扶老人其實不用去抓著他們,讓他們扶著你就行了。

說回老太太。就這樣,我們慢慢的一起走到了樓下的熟食中心,我陪她一起去點餐。點著點著,她突然說:你想吃雞翅膀嗎?不然我們點雞翅膀,要嗎?」我覺得她並沒有想吃雞翅膀,似乎只是想點給我吃,所以我就說:沒關係,我們可以吃別的。」但是,點完其他肉、魚和菜以後,她還是點了雞翅膀。

很快的,服務生便把我們點的食物端來了。顯然,老太太非常愛吃魚,而雞翅膀似乎真的是點給我吃的,她一直跟我說:吃雞翅膀哦~」我來陪她是想給她溫暖的,可是我怎麼成了被疼的人,心裡感覺暖暖的。

吃完飯,老太太問我當天有其他計劃嗎?我說沒有,今天就是要見你的。過後,我們又慢慢的走回她家。其實,去她家以前我有一點擔心,因為我不是一個擅長說話的人。在醫院裡的時候,至少一直都有護士來去走動,其他住院患者也會時不時走過來打招呼或者插話什麼的,但是在她家裡,如果我想不出話講,那要怎麼辦呢?果真,隨便講了一些,我就開始感覺話題用完了,於是我就說:sorry, i am not good at talking.. haha..」 她回答:don’t worry, just being present is enough…」

聊著聊著,天空下起了雨,而且越下越大。我原本並沒有打算久留的,因為我知道老太太每個下午都會到慈懷病院探望老先生,我不想耽誤她探病的時間。於是,雨勢一變小,我就站起來看著窗外說:雨變小了…」 可是她卻拉我坐下,說:never mind, stay, you said you have nothing else to do, right?」 「yes.」我一邊回答一邊坐下。then stay.」 她又說。

後來,又過了一個小時,雨完完全全的停了。我看了電視機旁的小時鐘,已經下午3點了,我心想好像有一點遲了,或許我應該告辭了,不然該耽誤老太太去探訪老先生了。於是,我又望向窗外,說:the rain has stopped…」老太太又拉著我的手,說了同樣的話:never mind, stay, you said you have nothing else to do, right?」 「yes.」 我也回答了同樣的答案。then stay.」 她又說。

就這樣,我們又坐在客廳裡時而聊天,時而沉默。我不清楚老太太時候還打算去病院探訪老先生,而且她留了我兩次,我不想再提要離去。大概過了一個小時半,老太太突然發現快5點了,於是便匆匆忙忙的準備要出門去探望老太太了。準備好後她問我:“你要跟我一起去嗎?”既然老太太不嫌我打擾,主動邀請我一起去,那麼我還是把握機會跟她一起去吧。

今天就寫到這裡吧… 改天才寫寫老先生…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今天下午有一点事必须用医院的电脑才能完成,所以午餐后从办公室走到医院里借会诊室的电脑用一下。

正当我在忙碌的时候,门口来了个马来裔护士,麻烦我帮忙做一下翻译,是个华裔老太太。其实,我很少被要求当华语翻译,因为医院里到处都是华族职员,通常轮不到我这个医院的非正式职员。

言归正题。被要求帮忙翻译,以我这鸡婆的性格,我当然很乐意。于是,护士把我领到老太太面前,把要说的话告诉我然后把手上的文件交给我去向老太太解释之后,就 逃之夭夭 离开 案发 现场忙着处理别的事了。

接着,我就开始向老太太解释那些文件是拿来干嘛的还有下次复诊什么时候等等。用我亲爱的母语,中文,噼里啪啦说完以后,老太太怔怔的看着那些纸张,然后开始用福建话问我问题。原来,她听不太懂中文。虽然她问的问题我都听得懂,可是我除了以前中学时偶尔讲几句过过福建话瘾之外,平时根本都没说,实在很没信心。可是能怎么办呢?硬着头皮嘴巴一张一合的讲就是了。正所谓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古人所云真的错不了。讲了一句,第二第三第四第五句就滚着来。虽然我的发音有一点怪异,可是老太太全都听得懂也,看来我真的是“宝刀”未老呀!真是让我太有成就感了!!!遂以此文纪念之。

 

 

Read Full Post »

最近真的很多人喜欢踩我的脚也… 前几天才刚被踩得留下鞋印的说,而且那个踩到我脚的人还转身去向我旁边那位道歉… 什么嘛?我旁边那位乘客的鞋上都没有你的鞋印,干嘛跟他道歉… 鞋印在我鞋上啦… 呼

话说,刚才下班后,在捷运车厢里用手机和妹妹聊天。聊着聊着,到站了。车厢门打开,本同学的右脚先踏出车厢。正当我的左脚打算紧随其后时,有人踩到我的左脚,害得我鞋脚分离。幸亏我的反应还算不慢,迅速的把鞋穿上,不然我的左鞋就会被遗留在车厢里。(深深倒吸一口气)那我岂不是就变成 Cinderella 了吗?(再来用力倒吸一口气)

 

 

Read Full Post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