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the ‘Uncategorized’ Category

post settings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曾祖父

好多年前就发现我们家的旧相片中有张很老旧的独照。这些旧照是爷爷去世后,父母处理爷爷遗物时发现的。独照中的那位看起来像是个中国人。我不知道那人是谁,但那张脸看起来倍感亲切,有我们家族的特征 – 长脸,似乎跟我爷爷有相似之处,感觉是我们家族的脸。我向来不太会看什么谁长得像谁什么什么的,但我觉得这个人应该和我有着直接的关联,总觉得这人很有可能是我曾祖父。

我没见过我曾祖父,他是个中国人,我爷爷和几位兄弟南下到东南亚工作,并在这里终老。

一直以来,我都对文化传承的事非常感兴趣,总觉得我们的字辈里应该有什么奥妙的涵义。但,我知道的名字也只有爷爷、父亲、我们三代。三个字辈(廷、国、家)拼在一起,看似有关联,所以很好奇曾祖父名叫什么,想知道他的字辈,那么我便能多拼出一个字。

昨晚,妈妈和我说起这些家族信息。十年前,父亲和母亲回中国见小叔公(爷爷最小的弟弟)时,叔公给她讲解的一些家族基本信息。原来,曾祖父的字辈是 “朝”。我非常兴奋。这个字辈并不让我意外,“廷”的前面是“朝”,已是预料之中。但,可以确认这件事真的是好开心。妈妈还告诉我,曾祖母姓高。一直以来,高这个姓氏对我而言就像是别人的姓氏,因为在我所认识的东南亚亲人中,没有姓高的。可是,生我爷爷的那位居然是高氏。就像我看见刘氏会觉得很亲切,我爷爷看见高氏便会想起母亲吧。

传承这种东西真的很美丽,中国人以字辈为子孙命名真的很有意义。只要子孙代代都按着字辈为子女取名,那么无论分散多远,都断不了,都能追溯。但是,按着字辈为后代子孙取名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炎黄子孙散落各地,要按着族谱走实在不易。Hmm… 能继续当然最好。但,要是在海外生根太久无法追溯,那么就自己定字辈吧。但要定多一些,写一首诗定字辈,应该就足以用个至少 20世,长一点的诗就能用百世了。

下次要多问妈妈关于刘氏的家族史了。

Read Full Post »

待写

Read Full Post »

刚刚在读泰戈尔的《世界上最远的距离》。这是一首很有名的诗,我多年前也读过。但是,大家似乎都只记得第一段: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生与死的距离
而是我站在你面前
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多年后重读,却爱上了另外一段: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树与树的距离
而是同根生的树枝
却无法在风中相依

 

Read Full Post »

又快满月了

人的一生中所能见到的满月的次数是固定的
所以,每一次看到满月就意味着接下来能见到满月的次数又少了一次

生命就像满月那样,慢慢的消逝

在那些逝去的满月中,有哪些是你一人在月光下行走的?
在那些已经成为过去的满月中,又有哪一次的月光投射的是大于一的影子?

月的阴晴圆缺依旧周而复始
而我们每日走的路或许还一样,或许不一样了

月光下的我们,或许幸福的微笑,或许忧愁的怅然
但,月光只负责透射影子
影子是否微笑或怅然,没人看得清,也没人想看清

21231918_10154915580176938_5361324468423741879_n

Read Full Post »

amoeba

amoeba

Read Full Post »

男孩和小雏菊

从前从前,某个花园里有朵小雏菊伫立着。某天,有个男孩走经过花园的时候发现了小雏菊。于是,男孩停下脚步,蹲在雏菊面前,非常认真的端倪小雏菊。

那天之后,男孩每次经过花园总要如此蹲下欣赏小雏菊… 以如此炽热的眼神…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