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11年7月

强迫症

前几天听到有个人在说关于完美主义的事情~
其实,我从小就常常被人说我有严重的“完美主义”~
办校刊的时候是这样~
所有的作业也是~
想想呢,他们说得也没错~
我确实是那种~
会为了“我也承认是不碍事”的小瑕疵而重新打印整份作业的人~

也许最近我的生活里多了塞在捷运里什么也不能做的时间~
所以又多想了一些事~

所谓的完美主义~
说穿了~
就是强迫症吧~
只不过~
说是完美主义就好听多了~
让人听起来只觉得是个追求完美的人~
但如果直接说是强迫症~
那应该会被解读为“精神不正常”吧~

仔细回顾了自己这些年的“完美主义”~
突然发现,自己的强迫症好像还真的有点儿“病入膏肓”~

所有跟我有关的容器~
我总不允许“不满”~
家里的饮水箱~ 甚至是每一个水瓶~
我总要把它们都填满~
甚至是盐罐、糖罐、milo 罐、牛奶罐~
只要是我所看的见的~
我都不能忍受它们少于一半~
总要把它们都填得满满的~
就会感到很满足~

除了容器以外~
我好像连衣架也不放过~
上大学的时候,
我的衣柜里只有三种衣架~
第一种是黑色的~
是大一开学前,妈妈买了让我带过去的~
到了那里,觉得不够用~
所以又去买~
买的时候真的很头疼~
因为我找不到跟原先黑色的那些衣架一模一样的衣架~
结果只好硬着头皮、咬牙切齿的买了红色的~
就这样一直到大二末,又发现衣架不够用了~
于是,我又面临同样的问题~
那一款衣架不出红色的了~ 改出绿色的了~
于是,我又再一次咬牙切齿的买了绿色的~
就这样,我的衣柜里住着三类不同的衣架~
我想,它们应该没有互看不爽吧~
因为我总是确保让一样颜色的衣架们肩并肩~
也把它们所该负责的衣物分得很清楚~
黑色的只能挂正式的服装和裙子~
红色的衣架们负责 t恤~
绿色衣架们负责连身裙和牛仔裤~
甚至晒衣服的时候也这样~
相邻的衣架必须是颜色一样的~
我不允许不同颜色的衣架之间混得太熟~
至于不允许的原因是什么~
其实到现在我也不知道~
真要说一个原因的话~
就是~ 这样会让我很不爽~

之前有一次跟某位朋友聊起时,
那人说她总喜欢把一堆不同颜色的衣架摆在一起~
像彩虹那样~
于是我想象了一下,她说的那种情况~
啊~ 还真的是惨不忍睹啊~
我没有办法接收那样的景观~

不好意思啊~ 又胡言乱语了一堆~
再借用一下诸葛亮《前出师表》里的最后一句作为此篇的结论~
“不知所云”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你爱收集什么呢?

前不久,在逛一个朋友的部落格时才发现,原来这个朋友有这么特殊的集物癖。看着他所收集的那些东西,除了感到非常不可思议以外,却有一股莫名的熟悉感。

是的,因为我也有被其他人认为不能理解的集物癖。虽然我非常不喜欢吃杯面,但却非常喜欢收集杯面。大学时期,每当逛商场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地“物色”杯面,然后回到房里,把买回来的杯面一个一个的叠起来,就感觉非常开心,而且很有成就感。 但是因为不喜欢吃杯面,总是会放到快要过期,然后匆匆忙忙的拜托朋友们帮忙在过期前解决。现在想起来,怪不好意思的。那些曾经帮我处理杯面的朋友们,不好意思啊~

昨天,我告诉另一个朋友有关这个朋友特殊的集物癖。那朋友听完反倒问我,“那你呢?你喜欢收集什么?”我想了想,回答她,“杯面……但更喜欢收集的……是回忆……”。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比回忆更有收藏价值呢? 踏过的每一寸地、笑过的、气过的、哭过的,人的一生不就是由这些所组成的吗?如果在和上双眼之前,没有可以闪过的片断,那此生是多么的贫乏啊。

 

 

Read Full Post »

前几天遇到一个患者~
是一个 70 多岁的老爷爷~
他单身,没有家庭~
陪着他一起来的是他的 nephew~
是侄儿还是外甥我不知道~

当我的上司邀请他参与我们的研究时~
他连听也不听就极度愤怒的拒绝~
不但扬言要打人~
而且还举起了手作势要打人~

看到他这样的过度反应,
我的上司试着向他解释清楚~
试着缓和他的情绪~
但他却突然大叫:
“no one cares about me!
i have no son to care about me!
no daughter to care about me!”

看着这个愤怒的老爷爷~
虽然他有些不可理喻~
但我却突然觉得很心疼~
原来他是多么的孤独~
原来他是多么的不安~
原来他是那么的恐惧~

75~  对于很多人来说~
算是奢侈~
有些甚至已经是尽头~

接近生命的尾声,
他没有妻子的陪伴~
也没有子女~
他是不是感到很恐惧?
对于无法预知的每一个明天~
身边没有至亲的扶持~
没有至亲的安慰~
一个人独自等着未知的尽头~
如果是我的话,应该会非常恐惧吧~
如果是我的话,应该也会歇斯底里吧~

老爷爷的过度反应其实让我很吃惊~
有点儿不知所措~
感觉上就像是终止密码消失了~
肽链的翻译终止不下来~
但是我的上司却非常冷静~
当老爷爷的 nephew 不断的在道歉的时候,
我的上司竟然很冷静的说:
“不要说抱歉~ 我们才需要道歉~”
看着她,突然觉得好佩服~
在这么失控的情况下,
她竟然可以那么冷静~
而且临“危”不乱~
说是“叹为观止”不算夸张吧~
看来我真的还有很多需要向她学习的地方~

在医院工作的这短短一个月里~
看到了各种病患~
有些让我佩服~
有些让我感伤~
也让我一直在想~
如果是我~ 我会怎样呢?

我可以做得比他们更好吗?
我能够比他们坦然吗?
我能够比他们勇敢吗?
我能够战胜恐惧吗?

想着想着才发现~
原来自己并不是自己所想象的那么坚强~
原来~ 我也不过是个凡夫俗子~

Read Full Post »

那是个星期五早上…… 
我在医院里看见一个阿公……
他一个人坐在我上司的会诊室外,但却不是我上司的病患……
他的皮肤很皱……
他的头靠在紧抓着拐杖的双手上……
看起来很吃力…… 看起来很孤独……
不知道为什么……
他的每一个动作让我感到很心疼…… 

很多个小时过去了……
他仍然坐在那个位置……
我担心他是否走错地方了……
于是上前问他……
原来,他没走错地方……
他约的时间还没到…… 医生还没过来…… 是他提早到了…… 

接着,我开始跟他聊天……
他告诉我: “洗肾很贵,死掉比较好。”
我听了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便说: “你不要这么说,你的孩子听了会难过的。”
但似乎,我说错话了……
那阿公接着说: “我活着只是他们的负担。” 

我听了他说的话,心里很不舒服。
他的孩子知道自己的父亲是怎么想的吗?
他的孩子也看见自己的父亲身体很弱,怎么还让患病的父亲自己一个人搭公共交通来看医生…
他的孩子有多关心患病的父亲?
为什么他们的父亲会说出那么丧气的话? 

之后阿公又跟我说洗肾中心的情况……
他说:“洗了肾也没用,反正都要死的。
跟我一起洗肾的那些,当你没有再看到他们来洗肾,就代表他们死掉了,已经死好几个了。” 

短短的谈话,却让我整天的心情都严重受到干扰。
阿公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他所说的话……
一直在我的脑海里重复播放着。
我很想帮些什么,但却什么也帮不上。
我很想安慰他、说些鼓励的话,
但却发现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也不知道有什么鼓励的话能说。 

回到办公室以后,心情真的好低落~
不想吃午餐~
我坐在电脑面前处理那些病历~
看着病历上的名字、诊断~
不只怎的~
眼泪一滴一滴的掉下来~
“啪……啪……” 的打在纸上~
二十三年来,从来都没有如此失控过~ 

我突然想起外婆。
我突然想起9个月前跟外婆的最后一次对话。
外婆:“谢谢你这么爱我。”
家佳:“我当然爱你啦,我就只有这么一个外婆。”
外婆:“是啊……一个外婆……走了就没有了……”
家佳:“我会帮你祈祷的。”
当时的我,选择不对外婆撒谎,不说“不要这么说,你一定会好起来的”之类的话。
因为,我知道那些都只是谎言,起不到安慰的作用。
外婆肯定比我更清楚自己的情况。
我只想让她知道,
无论怎样,我会替她祷告,求主赐给她力量,求主陪伴着她走完她必须走的路。 

在这个医院里工作,一直让我想起外婆。
前一个星期也是。
当时我的上司在跟一个病人说话。
她说:
“肾脏跟心脏是好朋友。
所以,如果肾脏有问题,心脏也会受影响。” 

听到她这么说,我想起外婆。
我记得当外婆住院时,妈妈告诉我医生说外婆还有一年左右。
于是,我赶紧把手上剩下的事处理好,
赶快订机票准备回去陪她,
心想她应该会康复的,
至少也有一年。 

第二天,我又接到妈妈的电话。
妈妈说,医生说只有一个星期。
当时我慌了,心想,“外婆,我后天就回去了,你一定要等我。”

第三天,妈妈不打电话给我,我也联络不到妈妈。
好一会儿后,Roland 发信息给我,说二舅告诉他,医生说外婆撑不过那晚了。 

那时候就是这种情况。
各个器官互相影响,最后到心脏。
然后我马上再买了一张机票,决定马上回去。
但是,外婆没有等我。
外婆,
我好想你,我多么想再抱你一次,我记得你身上的味道。
我记得,那时候你叫我再回去看你。
我记得,你眼里泛着泪。
你从来都不会这样子叫我们回去看你。
但是那一次,你却抱着我,跟我说:“再回来啊……”
我记得的,我全都记得。 外婆, 我好想你!好想好想!我爱你!

Read Full Post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