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12年3月

突测

听说,某个老师常常给学生们突测,但从来都在不在试卷上注明是突测。于是,有些学生总是不太认真的随意填写答案,等到学期结束的时候才知道自己不及格,被刷掉了。

老师过分吗?不。如果每一次测验都通知学生,那么怎么知道谁有实力。至于那些其实有能力解题但却不认真答卷的学生,不认真就是最大的致命伤。不认真首先就是没有实力的表现。一个有实力的学生不但要有解题的能力,也同时必须具备预料到会有不被告知的突测的情况。不及格就是不及格。这世上没有人会听你解释“其实我会”或者“如果我知道是这样”。

生命本来就是不可预知的,每时每刻都可能是个测验。我们看到的往往只是一小部分,没有人看得见整张图。如果每一次的付出都必须是在了解整个情况的前提之下进行,那么这样的付出值多少分?有多少诚意?又有什么意义?

 

 

Read Full Post »

挑不出来

 

 

我想挑出绿色的线
但是挑不出来

我想挑出橙色的线
但是挑不出来

我想挑出紫色的线
但是挑不出来

我想挑出蓝色的线
怎么也挑不出来

 

 

Read Full Post »

如果骄傲是一种病

那么她已经病入膏肓

病因是什么呢?

没有病因

没有病因也可以生病吗?

是的,她可以,

所以她很严重,需要治病

她   是谁呢?

是我吗?

是你吗?

是她吗?

谁是住在 B612 上的那朵玫瑰?

 

 

Read Full Post »

这几天心情真好~
总是有快乐的事发生~
特此纪念一下~
改天有空再详述~ 🙂

 

 

Read Full Post »

简朴和谦卑

前不久在工作空档时遇到了一个参与我们研究的患者。他是位刚过半百的华裔男患者,今天是回来复诊的。

趁着空档,我和他聊了一下。他告诉我他是以卖捡回来的纸皮为生的。自从开始洗肾过后,收入就减少了一半,因为单是洗肾,一个星期就已经用掉三天了。虽然洗肾只需要 3-4个小时,但是洗完肾的患者总是感到无比的疲累,所以洗肾日是完全无法工作的。虽然太太也会帮他一起捡纸皮,但是一个月最多也只能挣差不多一千新币,而这一千多块新币除了要养家,还要付医药费,根本不够用,所以他还欠医院一笔为数不小的医药费。

虽然这位叔叔的生活很艰辛,但他似乎很开朗,聊着聊着也总是会微笑,每当有医疗人员问他问题时,他也总是礼貌的微笑回答。他的微笑让我看见简朴和谦卑,完全没有一丝的傲气。那样的微笑让我很是羡慕。这位叔叔虽然不富裕且生活艰辛,但他却拥有我极为向往却一直都还没学会的特质 – 简朴和谦卑。难道一个人真的就要这样,拥有越少的物质,才能学会简朴和谦卑吗?

很多时候,生活在这个物质世界上让我们都变得非常物质化。我们总是以拥有这些物质来满足我们的虚荣心。但我们拥有的往往比我们所需要的多出太多。因为这些物质,我们失去了比这些物质都更珍贵的“简朴”。同时,拥有能力来满足虚荣心的我们也越来越骄傲,而越来越骄傲的我们开始要求别人给与我们更多的尊重。但仔细想想,自己是为了什么而如此骄傲呢?那些虚荣、那些傲慢,都是多么的可笑。

记得曾经听过某人说搭飞机时喜欢坐头等舱,因为空服人员总是对头等舱的搭客毕恭毕敬,可以从中获取自信。对于那某人的说法,我非常不赞同,于是向来不喜欢泼人冷水的我反常的泼了那人一桶冷水。我回答他,一个人的自信不是别人給于你的,只有不自信的人才需要向别人索取尊重以获得自信。

虽然说得头头是道,但简朴和谦卑这一门学问还真是说易行难啊。 加油吧,李家佳!这一篇就以 St. Basil 的这一段话结尾吧。

“When someone steals another’s clothes we call him a thief. Should we not give the same name to one who could clothe the naked and does not? The bread in your cupboard belongs to the hungry; The coat hanging unused in your closet belongs to the person who needs it; The shoes rotting in your closet belongs to the person who has no shoes; The money which you hoard up belongs to the poor.”
~ St. Basil the Great

Read Full Post »

话说,
当年在吉隆坡的时候,
我就在想,既然在吉隆坡就要学好广东话~
既然我身边没几个会讲广东话的朋友,那么就向日常生活中遇到的人学吧~

就当我下定决心要学好广东话后,
我和某个外号叫作蛋糕的死党一起在学校附近买东西~
蛋糕向来是个说话很直,不留余地的人~

案发现场是一家很小的面包店,
店里坐着几个顾客~

在付钱的时候,面包店阿姨就用广东话问我:
“你们学校明天放假时吗?”
当时的我把“明天”听成昨天,就尝试要解释是“明天”~
过了几秒过后,发现自己弄混了~
阿姨的意思是明天,
于是又急忙用很打结的广东话向阿姨解释~

就在此时,身边那个本来很安静的蛋糕突然用一点都不小的声量冒出一句:
“不会听就讲不会听”

啊!!!可想当下的我又多尴尬~ 哈哈哈!
我确信店里所有在吃着面包的人儿们都听见她的这句话~
那些低头安静的在吃面包的人一定都在窃笑~

结果呢,
我只好匆匆领了那个面包和找回的零钱~
落荒而逃~

真是有够丢脸的~
但也真的蛮好笑的~

生命中有这种多年以后聊起时会哈哈大笑的故事~
那不是很有趣吗?
哈哈哈!

 

Read Full Post »

敲门记

大一的时候,我是住在学校宿舍的。
和我共用一个房间的是个外号叫作小孩的迷糊鬼。

每当有人来敲我们的房门时,我总会赶快跑过去应门。
所谓的应门,不是开门,而是“敲门”。
那人在我们门上敲几下,我就会跟着敲回去。
之后,才开门放人进房。

然后有一天,
我又听到敲门声,于是就很兴奋的跑过去应门。
那天的敲门声跟平时有些不同,我心想也许是个没来过我们房间的人。
但是那不要紧,反正来敲门的若不是我的朋友,就是我室友的朋友。

继续说故事,
当我反敲回去时,门外的那个人又继续敲,所以我也又跟着敲~
就这样来来回回的敲了好几次后,
我放弃了,决定开门放人~

就在我开门的那一刹那,
我完全被吓倒~
因为,那人即不是我的朋友,也不是我室友的朋友!
那人是!!!宿舍管理员阿姨!!!

被吓倒的我,
很惊慌的且非常本能的躲到门后~
但那阿姨却问:“eh,你怎么躲在门后?”

唉~ 那还用说吗?就是吓倒了才会躲在门后嘛~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