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11年10月

再过 3 个小时半,我就要告别我的 22 岁了~
现在是什么心情呢?
说实在,我也不知道~
随着年龄的增长,
已经越来越体会不到小时候对于生日的那种期盼和兴奋了~
也许应该说是根本感受不到~

回想过去的这一年~
好像发生了很多事~
我终于写完大学毕业论文了~
终于离开了吉隆坡~
终于毕业了~
终于在新加坡找到工作了~

突然想起一年前的三个星期前我是如何迎接我的生日的~
当时外婆刚住院~
情况不是很乐观~
当时的我很害怕、很恐惧~
看着我的生日一天一天的逼近~
我很害怕外婆会选择在我生日那天离开~
但是后来~
外婆并没有撑到我生日的那一天就离开了~
是啊~
我就是这样子带着恐惧和哀伤迎接我的 22 岁生日的~

与其说期待~
不如说是恐惧和不安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生日的逼近开始让我感到很不安~
总担心生日那一天会不会收到什么不好的消息~
会不会有什么令人不愉快的事儿~
会不会有什么令人失望的事儿~
所以我并没有很期待过生日~

哎~ 好像说了很多废话~

嗯~
来总结一下 22 岁的这一年吧~
我的 22 岁过的也不算糟~
算是还不错~
但是还是有需要改进的地方~

接下来呢~
从我的 23 岁开始~
我要成为一个更有耐心的孩子~
脾气方面需要改进~
还有完美主义这一方面也要改进~
不太重要的瑕疵要学会放手~
我要更加坚定~
只要是对的~ 就去做~
不要被任何人的言辞所动摇~
我要成为更勇敢的人~
我要学习谦虚~
总之,我要成为一个主所喜悦的女儿~
我要使自己成为一个更好的基督徒~
好使看到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个基督徒~
好使自己不会使主的名蒙羞~

出发吧~23岁的李家佳!
加油!

最后的最后~
还要祝我十岁时的生日礼物生日快乐~
亲爱的小比,
你是我收过最棒的生日礼物~
愿主赐你:
分别是非对错的智慧~
坚持只做对的事情的意志力~
健康的身体~
面对挑战和克服困难的勇气~
我永远爱你~ 我最亲爱的小比~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小孩究竟属于哪个世界?

     “看人”是我最主要的爱好之一,特别是看小孩。无论走到哪儿,无论是什么肤色,只要是小孩,我的目光总是会停留在他们身上。他们是一群很特别的人类,明明身在地球上,却常常给人一种与地球脱离的感觉。看着那些正在拿着玩具然后自己当导演的小孩,我总是忍不住的去猜想,他们到底属于哪个世界?

     很多时候,我都觉得小孩们个个都是万能的天才导演,而这个导演同时还要兼任编剧、武术设计和音效管理。也许他刚刚创造了一个充满坏人和怪兽的世界,此时正在努力的“带领”某位超人打倒那些坏人和怪兽。为了打造一部属于他个人的电影,他需要设计那些英雄和坏人的打斗场面,这一脚如何踢过去,被踢的一方要如何闪开、翻转、触地或惨叫。他们总是沉溺在某个旁人所看不到的世界里,导着一部旁人看不清楚的电影。

     前不久还看到某位拿着玩具钓竿的小孩。该小孩的左手被妈妈牵着,右手却握着玩具钓竿“随地垂钓”。当时的那小孩又是在哪个世界里呢?是在一艘轮船上吗?还是舢板?还是海边?还是河边?又或是刚刚在雪地里敲破了脚下那厚厚的冰,终于看到液态的水了,正在努力的钓鱼?谁知道呢?小孩和妈妈站在同样的土地上,两个人却其时在不同的世界里生活。

    看着那些小孩,再看看他们身边的那些大人,我又想,那些大人不都曾经是个小孩吗?曾几何时,他们都已完完全全的回到了地球,不再去那曾经如此为之着迷的世界。是啊,曾几何时,我们终于都完完全全的带着身和心回到了地球,但不同的是,我们都已不再是导演,而只是一个没有剧本的舞台剧里的演员。

Read Full Post »

他是其中一个参与我们的研究的男性患者~
今年年约 60~
初次见到这位患者~
是差不多是两个多月之前的事儿~
当时陪着患者一起来复诊的是他的儿子~
我估计他跟我的年纪差不多~
最多比我大 2、3岁~
他有着东亚人的轮廓~
但肤色却极为黝黑~
就像印度人那样~
我见过不少很黑的华人~
但从没见过黑成这种程度的华人~
当时我心里就想~
也许他极度的喜欢户外运动~
且故意把皮肤晒成那样的颜色~

他看起来不像是个教育水平非常高的白领~
而且给人一种吊儿郎当的感觉~
就像是那些虽然陪着父母来复诊却根本没有认真地理解父母病情的子女~
但是后来~
他和医生的对话让我感到很惊讶~
果然~ 我们是不应该以貌取人的~

从他和医生的谈话中~
我发现~
他不但非常清楚父亲的病情~
而且对于父亲所服用的药物也非常清楚~
这实在让我很惭愧~ 也很感动~

上个星期~
这个儿子又带着他的父亲来复诊了~
由于他的父亲是我们的研究对象之一~
所以我将亲自陪着他们去验血~

在抽血室外等着的时候~
我和他们聊起天来~
得知患者的儿子是做轮班的~
昨晚轮到夜班~
所以一下班就带父亲来医院验血及复诊~

由于他的父亲是我们研究患者之一~
而我们将会付 $20 给每位参与研究的患者以表谢意~
但这位患者却坚决拒绝收下那 $20~
他说要他签收据可以~
但他不要收钱~
因为这是他自愿帮忙的~
患者的儿子在旁一边听着一边微笑~
患者说那些话时是非常诚恳的~
这让我很感动~
但却非常为难~
所以我只好向上司解释了这个情况~
并把那 $20 交给上司~
让她和患者聊完药物后(我的上司是临床药剂师)交给患者~

当我的上司和患者聊完后~
便试图把那 $20 交给患者并告诉他那是我们的一点儿心意以示感激~
一开始的时候那患者还是拒绝~
但后来我的上司说服了他~

当他们父子俩离开会诊室之后~
我的上司说~
那患者的儿子让她 pleasantly surprised~
原来我的上司对他的第一个印象也跟我一样~
都以为他是个“敷衍”的人~
却没想到他其实非常认真地了解父亲的病情和药物~

从这个患者的儿子身上~
我看到了一些很珍贵的特质~
一些不容易找到的特质~
当我们要把 $20 交给他父亲而他父亲却拒绝收时~
他只是在一旁微笑~
而从他的微笑中,我看见了纯朴~

再者是当他和医生以及药剂师讨论父亲病情和药物的时候~
可以深刻的体会到他其实非常关心他的父亲~
他的父亲是个末期肾衰患者~
按理应该开始洗肾了~
但患者却坚持拒绝洗肾~
说是宁愿死也不愿意洗肾~
在一旁的儿子仍然只是微笑~
但那微笑~ 却透露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无奈~
明知道病情到了这个阶段若不洗肾将会导致什么~
但却无法改变父亲的心意~
那种无奈里也许还参杂着心焦吧~

无论如何~
愿主祝福他们吧~

Read Full Post »

星星和月亮

太阳对月亮说:
“你有那么多星星~ 放弃其中一颗并不碍事~ 那只是你众多星星中的其中一颗~”

月亮听后摇摇头回答说:
“虽然,每一颗星星对我而言都只是众多星星中的其中一颗~ 但对每一颗星星而言,我却是唯一的一个月亮~”

Read Full Post »

前一阵子呢~
做了一些有点儿丢脸的事儿~

事件一:
某天早上~
当我在医院里忙东忙西时~
某个患者的儿子告诉我他们要先去吃东西~
如果快到他们了~
就打电话给他妈妈~
于是呢~
我就理所当然地以为某患者是位女士~
当快要轮到他们时,
我就打电话给该患者的儿子~
以下是我们的对话~
我:
“hi~ I am XXX, calling from ZZZ clinic. Are you Mdm. ABC’s son?”
他:
“Yes.”
我:
“It’s almost your mum’s turn. She will be the next.”
他:
“o~ Actually, ABC is my dad, not my mum…”
我:“oh.. i’m sorry i’m sorry…”
当时真的超丢脸的~
这件事之后,每当我看到是华裔的姓名时,
就会特别注意性别那一栏~
重复看很多遍~
因为华裔的名字不像印裔或马来族那样可以直接看出性别~
但这好像也没有让我停止犯错~

事件二:
某天下午在会诊室里~
护士告诉我说我在等着的某位患者已经在外面了~
这个患者是马来族~
不知道为什么,我并没有注意到是 Binte 还是 Bin~
总之~ 我的第一个印象就是“这是个男患者”~
当我就大声念出“Mr.XYZ”~
某个中年男人举手了~
他的身边坐着的是他的太太~
于是我向这位中年男人解释了我们的研究内容~
解释完后~ 他说:“好的,没问题~”
然后我就把同意书递给他~
但非常奇怪的是~
他竟然在姓名那里写下“XYZ Binte OPQ”~
这实在是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男的不都是 “Bin” 吗?
他怎么写 “Binte” 呢?
会不会是他写错了?
但哪有人会写错自己的名字~
也许他们的情况不一样吧~
例如以前登记时某人写错~ 之后就一直将错就错~
但,该中年男人写完姓名和日期后~
却把同意书交给他的妻子~ 叫她签名~
那一瞬间~ 我才恍然大悟~
啊~ 原来弄错了啦~
那位 XYZ 是他的妻子~
他的妻子才是我们的患者~
哦~~~~~~ 不知道有没有被发现我弄错了人~
超丢脸的~

 

 

Read Full Post »

真正 blur 的是你们

说我看起来 blur blur 的人不是一两个~
以为我听不懂、没看见或者感受不到的人也不只是一两个~
也许有时候我看起来确实有点儿 blur~
而不少人也以为我真的很 blur~

曾经有好几次~
当我聚精会神且非常投入的听着某老师或某讲师解释某些事物时~
讲解的那人常常都会突然停下问我:
“你听得懂吗?听不懂要问哦~”

天呐~ 我聚精会神的样子看起来像是非常困惑不解吗?
我可是非常专心~ 而且还非常投入也~

除了老师和讲师~
我知道我身边有好些人也都认为我很 blur~
他们以为我听不懂~
没看见~
感觉不到~

但我要告诉你们~
真正 blur 的是你们~
我不敢说我一点也不 blur~
但我绝对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么 blur~
我看得见、听得懂也感觉得到~
而且~~~ 在某些方面来说,我的分析能力很强~
虽然我没有做任何反应~
但很多时候的很多事情~
我其实都知道~
我只是没告诉你们我知道~

如果你们连这样的可能性也没预测到~
那么真正 blur 的是你们~
但没关系~
反正我也不吃亏~
你们继续 blur 吧~ 🙂

 

Read Full Post »

烦死了

烦死了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