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15年9月

“When poverty/suffering is only imagined, we can live with it. But when it is manifested before your eyes, there is no way out.”

刚才看到一个数据调查结果,说是这世界上每10个人当中就有7个人每天依赖少于10美元为生

虽然这不是什么新消息,可是让我突然好内疚、好难过,因为我刚刚的一顿晚餐就把这些人赖以生存的钱都花光了。我不是要辩解,可是刚才的那顿晚餐不是我计划之内,是巧遇朋友就加入她们一起吃晚餐了,而我不想把个人的意愿强加在别人身上。虽然身不由己而且我不是每天这么奢侈,可是感觉很矛盾,我不知道,可是这种感觉很不好。其实,这种感觉和这些想法很难开口去跟别人分享,很多人会觉得我太夸张,莫名其妙的感觉一大堆,装出一副很有正义感很有同情心的模样… haiz… 有时候,我会希望至少有一个朋友会愿意跟我一起做这些事,一个也可以不那么在乎自身各种感官享受并且一起鼓励对方尽力减少奢侈的花费,然后把省下的钱捐出去,那多美好…

我不是说希望有个可以一起吃苦的朋友。其实,我只是觉得,有时候我们是不是应该重新思考自身对于快乐和受苦的定义。

当我们少买一样奢侈品,我们真的会不开心吗?
当我们少吃一顿昂贵食品,我们真的会不开心吗?

换个说法,

当我们买了一个奢侈品,那种瞬间拥有的快乐可以维持多久?
当我们吃了一顿昂贵食品,那种感官上的享受可以维持多久?

可是,若在每一次成功说服自己并且鼓励对方不买奢侈品、不吃昂贵食品之后把钱存起来然后一起捐出去,那种满足感和快乐不会更持久吗?

我不是说必须完全 100% 舍弃奢侈品和昂贵食物,我指的只是减少而已。

说实在,看着网络各种新闻,难民流离失所、中东基督徒受迫害等等,会有一种吃不下去的心情。在那我眼睛看不见的土地上,我的兄弟姐妹每分每秒在担惊受怕,连个栖身之处都难觅,而看不见他们的我却才这里大快朵颐。或许,就在我大口咬下一口肉时,某个弟兄姐妹正在被枪毙或饥饿难耐,我很……

我记得前不久在看一部关于前教宗圣若望保禄二世的电影时,某个角色说了这句话:

“When evil is only imagined, we can live with it. But when it is manifest, before your eyes, there is no way out.”

我想,这句话正好能被修改成这样:

“When poverty/suffering is only imagined, we can live with it. But when it is manifested before your eyes, there is no way out.”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Your unfathomable love

Once again, You have answered my prayer exactly the way i prayed. Dear Lord my God, why do You love me so much? I am overwhelmed by Your love, Your unfathomable love!

What can i do to show you my gratitude? What have i to offer that does not fade or wither? Guard my heart, my dear Papa, so that it will always be ready to be at Your service. Make me worthy to be Your instrument and use me.

Lord, love Your world through each of us, until we’ve touched them all.

Read Full Post »

而你的脚步声就会像音乐一样让我从洞里走出来。

前不久,我妈也开始用 wechat 了。其实 wechat 里有很多组群,其中也包括亲戚的组群。可是,有时候太忙碌,我基本上都不会去逐个去一一听看。可是,自从妈妈开始使用 wechat 并加入群聊之后,每当看到妈妈的名字出现在组群里,无论再忙碌都会去听看,感觉好开心。

这让我想起《小王子》里狐狸所说过的一句话:“而你的脚步声就会像音乐一样让我从洞里走出来。”啊哈,我被妈妈驯服了。我真的非常喜欢小王子和狐狸的这个部分,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描写得很贴切。

什么叫“驯服”呢?

它的意思就是“建立关系”。

Read Full Post »

前几天得知星期六的课被取消了,所以就报名了 Young Adult Awareness Events。这个活动的宗旨是为了提高年轻人对各种社会问题的意识好使我们可以更好的尽到我们的社会义务。其实由于最近实在太累,每天晚上几乎都1.30才睡,所以当我早上听到闹钟响时,脑海里闪过“不然别去了,难得不用上班也没课,还是好好睡个觉”的念头。但后来想想,很多年以后,我会记得很久以前的那个早上我睡得很饱吗?我想,若我出席了那活动,很多年以后,我会记得那天早上,虽然很累,可是我还是选择起床出席了那活动,而那活动让我获益良多。结果,活动当儿,其中一个讲师分享了这段话,就像是 reaffirm 了我早上所做出的决定是对的。哈哈~ 其实他的意思是,在我们有限的生命里,我们要决定如何使用我们的时间、我们的生命。若我们总是不做决定,那么我们其实已经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决定什么也不做,决定允许任由有限的时间从我们的指缝间留走,决定没有必要善用我们的时间。

Not deciding is itself a decision.

all-we-have-to-decide-is-what-to-do-with-the-time-that-is-given-us-quote-1

除了讲座以外,出席者也有机会到天主教旗下的 23 个慈善组织以进一步的了解他们的各项服务。由于时间有限,每人只能去一个组织。

很庆幸的,我被分到我的首选 – Assisi Hospice。Assisi Hospice 是个让末期病人度过最后时光的慈怀病院。这里的职员会尽力的帮助病人最大限度的善用剩下的每一天。若病人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他们也会尽力设法满足。由于有些末期病人年纪还轻,膝下儿女年纪善幼,所以社工也会尽力帮忙这些孩子们安排好病人辞世后的各种打算。

选择这里的原因有三。一是因为我总是对老人或生命将尽的人有种无法解释的情怀;二是因为孤独老妇的丈夫就是在这里度过他的最后时光的,而他在最后的日子里过得非常充实且快乐;三是想多了解他们的 NODA (No One Dies Alone) 活动。

为了让病人们有家的感觉,那些选择住在慈怀病院里的病人们可以自由布置房间,而且他们也没有门禁,病人家属若要留下过夜也没问题,毕竟家属的陪伴对于病人而言是最珍贵的。至于那些选择在家读过最后时光的病人,他们也有提供上门护理服务,而这些上门护理服务居然是免费的!这全赖他们的筹款活动才得以施行。更贴心的是,这些上门提供护理服务的护士登门时不会穿着护士制服,而是穿着居家便服。这主要是为了不要让病人时时刻刻被提醒着自己是个垂死的人。而且,穿便服也可以避免吸引太多不必要的注意。很多家属和病人不太喜欢左邻右舍都知道那家有垂死的人。那么细微的事情都注意到了,实在是非常贴心!

很多个月前听说他们的 No One Dies Alone(NODA)活动。这其实是一个从外国引进的计划,主要宗旨就如其名,是为了不要让任何一个病人一个人离世。当一个没有家人或者和家人关系很僵的病人入住病院时,他们便会安排一组志工来和该病人交朋友以建立友情,而当那病人正在 actively dying 时(即生命进入最后 48 小时),这组志工会不间断的轮流守在病人身边,好使病人离世的时候,身边是有个人陪伴着的,而不是孤独的悄然无声的离去。一开始认识这个活动,我就深深被吸引。可是,要成为这个活动的志工对我来说有两个障碍。一是他们规定志工必须是 30 岁以上;二是因为这不是件容易的事,看着一个人死去需要一个强心脏,见证和承受死亡不是一个轻易能承担的心理负担。在 30 岁以前,我还有一些时间可以慢慢去思考死亡这个课题,开始做心理建设以准备我的强心脏。有兴趣了解 NODA 的详情,可以参阅 http://www.singaporehospice.org.sg/PDFs/2014/HL%20ENG%20Dec14_Web-R.pdf 的第 1 页和第 4 页。

昨天真的过得很充实,但好可惜,由于时间有限只能去一个组织,还有好几个我都蛮有兴趣,Canossaville Children’s Home、Charis (Caritas Humanitarian Aid and Relief Initiatives, Singapore 明爱人道救援组织)、Family Life Society(FLS)、Monfort Care 和 Society of St. Vincent de Paul(SSVP)等等。哎呀那么贪心,还是 one thing at a time 吧!

Read Full Post »

syria4_647_090415014725

今天,这张照片横扫了整个社交媒体。一个两岁多的叙利亚难民男童面朝向下陈尸海滩上。他的名字是 Aylan Kurdi。为了逃离战火连绵的家园,他们一家四口乘上了超载的偷渡船,期盼着穿越了地中海之后可以在希腊展开安逸的新生活。不料,超载的偷渡船翻了,Aylan 和其五岁的哥哥及母亲,还有好几名其他乘客都不幸遇难。

照片中的 Aylan 看似睡着了,可是,天下有哪个父母会让孩子面朝向下趴在海滩上睡觉呢?这张照片让人心碎。看着照片中的 Aylan,我忍不住想象,在一切生命迹象终止之前,Aylan 究竟感受到了什么?他究竟遭遇了什么?一个两岁多的孩子,掉入水中无法呼吸,他当时会是多么恐惧!两岁的他,不会了解什么是战争;两岁的他,不会了解为什么他们一家要挤上已经超载的偷渡船;两岁的他,不会了解原来掉入水中会无法呼吸;两岁的他,不知道什么是死亡。可是,两岁的他,肯定会感受到恐惧吧。

在那个时刻,祢是与他同在的,对吧。

1441229561068

再看看这一张图。看着那警员的身影,仿佛看到了自己。当我们站在悲剧面前,我们究竟能够做什么?

Read Full Post »

今天见了我的 academic advisor。迎新的时候她就和我们说过话,我们大家对她的印象都非常好,所以当我得知她是我的 advisor 时,非常开心,有种又受天主祝福的感觉。刚才和她聊了好一阵子,聊得非常愉快且获益良多,可以感觉得到她的真诚。

这篇纯属流水账,想纪念今天,想感谢主的祝福。

Dear Lord, my God, what have i done to deserve so much? May all my loved ones receive blessings from You too, inasmuch as You have bestowed upon me.

Read Full Post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