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日志
评论

有一天,蜗牛看见一个正在旋转的陀螺。

陀螺旋转了好久好久都不愿停下来。

这让蜗牛很纳闷。于是,蜗牛便问陀螺:“陀螺呀,你为什么旋转?”

听到蜗牛的提问,陀螺没有停下来,一面旋转一面回答说:“我快乐的时候会旋转。”

陀螺的回答让蜗牛觉得很新奇,因为蜗牛从来没有听说过旋转也是一种表达快乐的方式,于是便紧接着问:“所以你现在非常快乐咯?”

陀螺依旧没有停止旋转,回答蜗牛说:“不是的。”

这回,蜗牛被陀螺搞糊涂了,听得一头雾水:“你不是说你快乐的时候就会旋转吗?既然你现在不快乐,那你又是为了什么而旋转呢?”

陀螺依旧旋转着,回答说:“蜗牛啊,我现在旋转,是因为不想让人看清我不快乐的样子。我旋转,是为了让人看不清我,就像你感到不安时会躲到壳里一样。”

 

 

今天是中秋节。对我而言,中秋节是一整年当中最美丽的节日。今年的中秋节适逢圣母诞辰,教堂里准备了一些活动和聚餐,我们的事工也邀请了老人院的老人们一同来欢庆。

很幸运的,今天没有任何研究活动,于是我非常顺利的请了假。好好的休息了整个早上之后,下午3点半才出发去帮忙准备老人院的事。但是,其实我也没帮上什么大忙。话说,如果不是为了老人院的事,我也不会特地请假,那么今天或许就不会去教堂了。这样的话,就会错过今晚快乐的记忆了。

今晚,大家一起参与弥撒、一起祈祷、一起聚餐,一切都很美好。今年的中秋节是在新加坡的这三年里最有意义的一个中秋节,我非常快乐,故特以此文纪念之。

2014 中秋夜的月

 

 

Here i am, Lord 我在这里

这是出自依撒意亚先知书里的一段对话。(第6章 第8节)Isaiah 6:8

*那时我听见吾主的声音说:“我将派遣谁呢?谁肯为我们去呢?”我回答说:“我在这里,请派遣我!”

这是一首从小听到大的圣歌。从小到大,一直都没被这首圣歌吸引。可是,刚才在 Church of St.Joseph 教堂里参与以 Here I am, Lord 为主题的 Holy Hour 唱着这首歌时却突然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似乎听到什么,似乎在回答着什么,难以言喻。这是第一次那么投入的唱着这首歌。

其实我今天也不是在知道有 Holy Hour 的情况下而去的,因为 Holy Hour 也不是每天都有的,而我也没特地去查公告。但是,在去教堂的路上,总是隐隐约约感觉今天有点儿不一样。

歌词:
I, the Lord of sea and sky,
I have heard My people cry.
All who dwell in dark and sin,
My hand will save.
I who made the stars of night,
I will make their darkness bright.
Who will bear My light to them?
Whom shall I send?

Here I am Lord, Is it I Lord?
I have heard You calling in the night.
I will go Lord, if You lead me.
I will hold Your people in my heart.

I, the Lord of wind and flame,
I will tend the poor and lame.
I will set a feast for them,
My hand will save
Finest bread I will provide,
Till their hearts be satisfied.
I will give My life to them,
Whom shall I send?

Here I am Lord, Is it I Lord?
I have heard You calling in the night.
I will go Lord, if You lead me.
I will hold Your people in my heart.

 

今天下班后又到教堂听课。我一上巴士就习惯性的走到角落站着。

就在这时,我听到一个阿婆跟我说:“妹妹,你来坐这边,这边有位子。”

对于她这突如其来的邀请,我一时不知如何反应,就微笑跟她说:“哦~ 不用了~ 我再过几站就下车了~” 

说完后,我继续滑手机。过了几秒,又听到身后传来很委屈的抱怨:“我叫妹妹坐妹妹都不要坐……….”

我不清楚她是对谁抱怨。可是,听到那么委屈的抱怨,我有点儿不知所措,也有点儿于心不忍。然后,我环顾了巴士内部,心想既然没有其他需要座位的乘客,那么我就去坐她旁边吧,担心她误会我是因为嫌弃她才不要坐她旁边。于是,我微笑着跟她说:“不然我坐下来好了。”

她听到我说愿意坐下来马上喜上眉梢、笑逐颜开:“就是啊~ 妹妹来坐这边啦~”

就因为我愿意坐在她旁边,她就开心成这个样子,让我实在是受宠若惊。哈哈哈!所以,下车的时候,我微笑的对她说 bye bye 以示善意。结果她又非常开心的说:“妹妹你自己一个人要小心啊~ bye bye~”

就这样我带着非常愉快的心情下了车。那种喜悦实在是难以言喻!虽然被叫妹妹很开心,可是我似乎也被她的快乐感染了。虽然我其实什么也没做到,可是看到她因为那么小的一件事而那么快乐,我好像也莫名的跟着她一起快乐起来!

主啊~ 求你保佑她永远都那么快乐吧~

 

感慨万千

期待了好久,终于又到了拜访老人院的时候,非常开心。也许受到妈妈的影响,我对老人总是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一种很想靠近他们的心情。我的妈妈总是很喜欢接近老人,喜欢扶他们走路或下楼梯,喜欢和他们聊天。前一阵子和弟弟聊天时,他说他对老人也有这样的感受。

话说,老人院里有一个不会说话的阿嬷。她总是“啊啊啊”,比手划脚的和我们沟通。我记得第一次遇到她的时候很不知所措,不理解她表达的是什么,也不知道如何回应她。后来, 我静静的观察其他成员和她沟通,有些成员很快乐的和她比来比去,也有者静静的蹲在她身边看着她的手势然后不时的点头微笑。后来活动结束后和成员们聊天时得知,虽然不是 100% ,可是他们都能大概理解她在表达什么。后来多观察几次发现其实她很多手势(不是正规手语)其实蛮清楚,例如剪头发、跌倒、打针、睡觉等等… 或许我总是太紧张了所以才脑袋一片空白。

话说这位阿嬷呢,她很喜欢拥抱人,而我也非常乐于被她拥抱,感觉就像外婆在世时给过我的拥抱,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还有另外一个叔叔,他总是喜欢和我们聊天,也很喜欢唱圣歌。刚才活动结束后,当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站在养老院门口目送着我们离开。我走了几步又回头望了一下他,那一刻,我心里纠了一下,我看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眼神。以前,当我们要离开外婆家时,外婆很多次都在门口以那个眼神目送着我们的离去…

今天可以见到他们很开心,可是却也感慨万千…

 

 

话说,下班时在地铁站看到一幕惊人的景象~

刚才下班时,地铁站依旧很多人,可是人潮还算可以~
等了一两分钟后,一只巨型毛毛虫缓缓驶来~
车厢门一打开,人们就像难民抢食物那样拚了老命的冲进去~ 就像斗牛看见红布那样~
不一会儿工夫(以后要仔细算算人们总共用几秒的时间挤进去),车厢就满了~
重点来了!
非常满的车厢,刚好塞的都是男人~ 只剩下不到一个人的空间,所以其他乘客便不再冲进去~
可是!!!有一个男人居然把他的老婆?女朋友?死命推进车厢,就像女人旅游购物后塞行李那样,硬塞进去,然后自己再冲进去,抱住那女的~
真的是非常惊人!世上居然有这样的男人,把自己的老婆推到男人群里,全部人挤在一起抱在一堆!
其实再等个两分钟,下一辆车就会到了,而且今天人潮还算可以,下一班肯定搭得上的啊~ 为什么非要这样子“飞扑”进去
更神奇的是,那女的居然还笑得出来!
如果是我的话,当下马上写休书把他给休了,真的是…无语… 世上真的是无奇不有啊!

水饺的回忆

无意中在网络上看到有人上传了水饺的照片。我一向都非常喜欢吃水饺,可那张令人垂涎欲滴的照片挑起的不是我的食欲,而是一段回忆。

我之所以那么喜欢吃水饺,不单只是因为很好吃,而是因为水饺总是让我感觉很亲切。

大约二十二年前,在我还没上幼稚园以前,托儿所里有个来自台湾的小女孩,她名叫余柔桦,我们都叫她 JoJo。这个 JoJo 呢,是个非常有正义感又勇敢的小女孩。除了帮我赶走爱捣蛋又爱欺负人的其他小孩之外,她也非常勇敢的做一些我绝对没有勇气做的事。

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某天下午。当时,我在 JoJo 家玩耍,而她妈妈正在准备包水饺,桌上摆着好多擀好的水饺皮,而一盘又一盘的水饺皮附近有一个面条机。

接着,非常有勇气的 JoJo 就把我带到面条机的面前,想要向我展示如何把水饺皮制成面条。当我听了她的计划后,瞪大双眼,倒吸了一口气,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心想:“天啊!那可是要挨骂吃藤条的事啊!!”可是,我当时好像并没有阻止她,只是带着战战兢兢的心情,不可思议的看她在她妈妈眼皮下表演。她不假思索的拿起一块水饺皮放入面条机里,把手柄转动了几圈,水饺皮就变成细细的面条了!我的心里呐喊着:“哇!太神奇了!水饺皮居然真的变成一条一条的面条!” 而更神奇的是,在附近的 JoJo 妈妈并没有任何反应,若无其事的继续擀着更多的水饺皮。

那个下午,JoJo 究竟把多少片水饺皮制成面条,我不记得。可是,当时的快乐却深深地烙印在心里。那种快乐,是一种属于童年的快乐、一种无忧无虑的快乐、一种还未了解人生疾苦的快乐、一种还不知道世界和人性将日趋复杂且丑陋的快乐、一种完全没有杂质的快乐。有时候,看着儿时的照片,总是难以相信那些笑脸的主人正是我自己,更是难以相信自己也曾经那样子笑过。

多年后总是会想起这位儿时的玩伴,我记忆中的第一个好朋友。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过得好不好。希望她一切都好。

属于童年的就留在童年里吧。

又想起小时候常常听妈妈唱的那首《当我们小的时候》~

“当我们小的时候,时常手挽着手,堂上嬉戏堂下走,不知道什么是忧愁”

 

 

竖起耳朵,常常都可以听到这种谈话内容~

“ 是啦是啦~ 那时候我的确有错啦~ 我是不应该那样啦~
  可是我现在都没有怎样了,他/她为什么还要那样?
  很小气也!真的是懒得理他/她!受不了!”

听到这种谈话内容,有时候我真的很想转过身去跟他们说~
既然你也承认自己有错在先,承认自己的错误确实伤害到对方~
那你为什么不能给对方多一些时间愈合呢?
为什么当你“没有怎样了”,对方的伤口就必须“马上”愈合呢?
若真的承认自己有错,并有和好的诚意,那么就多给对方一些时间吧~
既然是你有错在先,你就没有资格去强迫对方马上“回复原状”
也不要说什么“都过那么就了还介意,真是小气!”之类的话
每个人的愈合速度不同~
如果有诚意的话,就耐心一点吧~
多说什么都只是证明你并没有真心的承认自己的错误,而且欠缺和好的诚意

关注

每发布一篇新博文的同时向您的邮箱发送备份。

Join 770 other follower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