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有一天,蜗牛看见一个正在旋转的陀螺。

陀螺旋转了好久好久都不愿停下来。

这让蜗牛很纳闷。于是,蜗牛便问陀螺:“陀螺呀,你为什么旋转?”

听到蜗牛的提问,陀螺没有停下来,一面旋转一面回答说:“我快乐的时候会旋转。”

陀螺的回答让蜗牛觉得很新奇,因为蜗牛从来没有听说过旋转也是一种表达快乐的方式,于是便紧接着问:“所以你现在非常快乐咯?”

陀螺依旧没有停止旋转,回答蜗牛说:“不是的。”

这回,蜗牛被陀螺搞糊涂了,听得一头雾水:“你不是说你快乐的时候就会旋转吗?既然你现在不快乐,那你又是为了什么而旋转呢?”

陀螺依旧旋转着,回答说:“蜗牛啊,我现在旋转,是因为不想让人看清我不快乐的样子。我旋转,是为了让人看不清我,就像你感到不安时会躲到壳里一样。”

 

 

感慨万千

期待了好久,终于又到了拜访老人院的时候,非常开心。也许受到妈妈的影响,我对老人总是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一种很想靠近他们的心情。我的妈妈总是很喜欢接近老人,喜欢扶他们走路或下楼梯,喜欢和他们聊天。前一阵子和弟弟聊天时,他说他对老人也有这样的感受。

话说,老人院里有一个不会说话的阿嬷。她总是“啊啊啊”,比手划脚的和我们沟通。我记得第一次遇到她的时候很不知所措,不理解她表达的是什么,也不知道如何回应她。后来, 我静静的观察其他成员和她沟通,有些成员很快乐的和她比来比去,也有者静静的蹲在她身边看着她的手势然后不时的点头微笑。后来活动结束后和成员们聊天时得知,虽然不是 100% ,可是他们都能大概理解她在表达什么。后来多观察几次发现其实她很多手势(不是正规手语)其实蛮清楚,例如剪头发、跌倒、打针、睡觉等等… 或许我总是太紧张了所以才脑袋一片空白。

话说这位阿嬷呢,她很喜欢拥抱人,而我也非常乐于被她拥抱,感觉就像外婆在世时给过我的拥抱,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还有另外一个叔叔,他总是喜欢和我们聊天,也很喜欢唱圣歌。刚才活动结束后,当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他站在养老院门口目送着我们离开。我走了几步又回头望了一下他,那一刻,我心里纠了一下,我看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眼神。以前,当我们要离开外婆家时,外婆很多次都在门口以那个眼神目送着我们的离去…

今天可以见到他们很开心,可是却也感慨万千…

 

 

话说,下班时在地铁站看到一幕惊人的景象~

刚才下班时,地铁站依旧很多人,可是人潮还算可以~
等了一两分钟后,一只巨型毛毛虫缓缓驶来~
车厢门一打开,人们就像难民抢食物那样拚了老命的冲进去~ 就像斗牛看见红布那样~
不一会儿工夫(以后要仔细算算人们总共用几秒的时间挤进去),车厢就满了~
重点来了!
非常满的车厢,刚好塞的都是男人~ 只剩下不到一个人的空间,所以其他乘客便不再冲进去~
可是!!!有一个男人居然把他的老婆?女朋友?死命推进车厢,就像女人旅游购物后塞行李那样,硬塞进去,然后自己再冲进去,抱住那女的~
真的是非常惊人!世上居然有这样的男人,把自己的老婆推到男人群里,全部人挤在一起抱在一堆!
其实再等个两分钟,下一辆车就会到了,而且今天人潮还算可以,下一班肯定搭得上的啊~ 为什么非要这样子“飞扑”进去
更神奇的是,那女的居然还笑得出来!
如果是我的话,当下马上写休书把他给休了,真的是…无语… 世上真的是无奇不有啊!

水饺的回忆

无意中在网络上看到有人上传了水饺的照片。我一向都非常喜欢吃水饺,可那张令人垂涎欲滴的照片挑起的不是我的食欲,而是一段回忆。

我之所以那么喜欢吃水饺,不单只是因为很好吃,而是因为水饺总是让我感觉很亲切。

大约二十二年前,在我还没上幼稚园以前,托儿所里有个来自台湾的小女孩,她名叫余柔桦,我们都叫她 JoJo。这个 JoJo 呢,是个非常有正义感又勇敢的小女孩。除了帮我赶走爱捣蛋又爱欺负人的其他小孩之外,她也非常勇敢的做一些我绝对没有勇气做的事。

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某天下午。当时,我在 JoJo 家玩耍,而她妈妈正在准备包水饺,桌上摆着好多擀好的水饺皮,而一盘又一盘的水饺皮附近有一个面条机。

接着,非常有勇气的 JoJo 就把我带到面条机的面前,想要向我展示如何把水饺皮制成面条。当我听了她的计划后,瞪大双眼,倒吸了一口气,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心想:“天啊!那可是要挨骂吃藤条的事啊!!”可是,我当时好像并没有阻止她,只是带着战战兢兢的心情,不可思议的看她在她妈妈眼皮下表演。她不假思索的拿起一块水饺皮放入面条机里,把手柄转动了几圈,水饺皮就变成细细的面条了!我的心里呐喊着:“哇!太神奇了!水饺皮居然真的变成一条一条的面条!” 而更神奇的是,在附近的 JoJo 妈妈并没有任何反应,若无其事的继续擀着更多的水饺皮。

那个下午,JoJo 究竟把多少片水饺皮制成面条,我不记得。可是,当时的快乐却深深地烙印在心里。那种快乐,是一种属于童年的快乐、一种无忧无虑的快乐、一种还未了解人生疾苦的快乐、一种还不知道世界和人性将日趋复杂且丑陋的快乐、一种完全没有杂质的快乐。有时候,看着儿时的照片,总是难以相信那些笑脸的主人正是我自己,更是难以相信自己也曾经那样子笑过。

多年后总是会想起这位儿时的玩伴,我记忆中的第一个好朋友。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过得好不好。希望她一切都好。

属于童年的就留在童年里吧。

又想起小时候常常听妈妈唱的那首《当我们小的时候》~

“当我们小的时候,时常手挽着手,堂上嬉戏堂下走,不知道什么是忧愁”

 

 

竖起耳朵,常常都可以听到这种谈话内容~

“ 是啦是啦~ 那时候我的确有错啦~ 我是不应该那样啦~
  可是我现在都没有怎样了,他/她为什么还要那样?
  很小气也!真的是懒得理他/她!受不了!”

听到这种谈话内容,有时候我真的很想转过身去跟他们说~
既然你也承认自己有错在先,承认自己的错误确实伤害到对方~
那你为什么不能给对方多一些时间愈合呢?
为什么当你“没有怎样了”,对方的伤口就必须“马上”愈合呢?
若真的承认自己有错,并有和好的诚意,那么就多给对方一些时间吧~
既然是你有错在先,你就没有资格去强迫对方马上“回复原状”
也不要说什么“都过那么就了还介意,真是小气!”之类的话
每个人的愈合速度不同~
如果有诚意的话,就耐心一点吧~
多说什么都只是证明你并没有真心的承认自己的错误,而且欠缺和好的诚意

吃着回忆活着

到了该睡觉的时间却睡不着
重复的看着多年前拍过的那些照片
一张又一张
拍照时的场景历历在目
当时的对话在耳边嗡嗡回响
时而鼻酸
时而嘴角上扬
回忆真是一种奇妙的东西
很喜欢韩语的一个说法,觉得很有意思
“사람은 추억을 먹고 산다”(但愿文法没写错)
意指“人是吃着回忆活着的”
觉得很贴切

突然想起几年前写的另一篇博文《捡石之旅

我们都是这条路上的旅客……
身后的背包里背着的是什么?
一路上,我们寻觅的是什么?
一路上,我们收集的是什么?

寻觅的是感动……
收集的是回忆……

 

 

今天中午,正当小女正在处理一些文件之时,突然,“唰!”的一声,指尖传来了使人紧咬下唇的刺痛!是的,我的手指又被纸张割到了!那某张纸居然把我的手割破了,就像切生鱼片那样削下去。OH NO!!! 瞬时,被划上之处马上流出血来,稍微一按,豆般大的血滴居然夺皮而出!由于非常痛,我反射性的甩了一下手,而那血便溅到桌面上的白纸上!就在我甩手之时,那血瞬时分裂成三滴,然后像武侠电视剧里的黑衣侠从屋顶上跳到地面一样,非常快速又平稳的降落在纸张上… 雪白的白纸和鲜红的血滴,让我想起了白雪公主的故事……….. 言归正传!

虽然我平时也常常被纸张割到手,可是从来没被割到那么痛过,而且,之前每一次被割到后,伤口都只是出现血丝,从来没像这次那样,流出那么大滴的血… 呼… 区区一张纸居然有那么大的能耐… 不可思议!难以置信!

呼… 我想,我终于了解为什么白纸总是如此的雪白了… 白纸一定是患有贫血,假借不小心割到我手指之名,行输血解决贫血问题之实!

这是一场阴谋!
this is a conspiracy!

怎么听起来好像有一点恐怖…

 

 

真不该 “err…”

前阵子的某天早上,我一大早到医院去见一个研究患者~
他是我们跟了一年的研究患者,这是他最后一次帮我们做研究事项~
不同于往常,那天早上,一切都奇迹式的非常顺利和快速~

在离开医院准备回到学校的途中,我带着非常欢乐的心情感谢主~
因为那天早上的行程排得有一点密~
万一在研究患者那里耽误了(这种事情常常发生),我便无法准时抵达上司的办公室~

走着走着,我看见医院的出口站着一位老叔叔~
我认得他,甚至也记得他的全名~
他 2 年前曾经帮我们做过另一个问卷研究~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站在医院出口,双目紧闭,一动也不动~
我当时在想,我应该上前去问他是否需要帮忙吗?
其实我当时的心情是很想上前去问的,可是熟悉我的人都知道,
我虽然很鸡婆,可是很缺乏勇气~
总是无法踏出第一步去帮忙…

就当我跟他擦肩而过的几步之后,我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观察他是否需要帮忙~
过了几秒过后,不知道到底怎么了,
我的脚居然就走到他的面前了,
他的眼睛仍旧紧闭,所以没注意到我
我问他:“Are you Mr. Simon Tan (为保护患者隐私而匿名)?”
他吃力的挣开眼睛,回答 “yes…..”
我接着问:“Do you need help?”
他微笑然后示意我帮他提他手上的袋子走到五米以内的 kopitiam~

啊~ 原来是因为那袋重物~
他已经手持拐杖了,又提重物,很难走路,所以才会站在那里
他把重物交给我的时候,my heart was filled with joy!
就像小时候被老师点名去拿簿子的那种非常开心的心情!
那种突然感觉到自己也有一点用途的感觉!

接着他又问:“How do you know my name?”
“You did a survey for my research 2 years ago”,我回答。
他又微笑:“sorry, i am very forgetful.. ”

进入了 kopitiam 之后,我的问题又来了(我的朋友们说我是个很爱自寻烦恼的人)
我比他快了几步的距离,正在帮他选位子
可是不知道哪个位子对他买东西和出入比较方便
带着不知所措的心情,我选了离出入口不远的位子
可是问题又来了…
那是只有一张桌子的座位,而且对面的椅子是固定住的,无法移动
所以无法把那一袋重物放在他旁边,
如果放在对面的椅子上,担心他等一下吃好东西要离开时要拿他的那一袋重物又要花费一番力气和时间
放在椅子边的地上,阻路而且弯腰提起重物会很困难
可是把那一袋东西放在桌子上,虽然是最方便的方式,可是不懂妥不妥当,不知他是否介意
我有一点不知所措,于是转向他(他距离我两米左右)
我向他指指袋子又指指桌子,然后他微笑着点头

然后他拄着拐杖慢慢的走到那张桌子,对我说:“Can you get a popiah for me?”,然后紧接着塞了 $2 到我手中(一个 popiah $2)
我有一点不知所措,就“err… ” 了一声,然后说“ok”~
之所以会 “err…”,不是不愿意帮他,只是因为我的问题又来了… haiz
我很少点 popiah,不知道点 popiah 时会被问什么问题,那种要什么酱还是辣椒之类的这种问题~
“err…” 的时候是在想要如何问他对 popiah 有什么要求…

然后呢,popiah 是买到了~ 非常顺利的…
那个 popiah 小姐一个问题也没问我…
呼… 明明记得很久以前买 popiah 时被问过一堆问题的说… 虽然不记得问了什么…

我把 popiah 端到桌子时,看见他正走向饮料区(饮料区就在桌子面前)
我又赶快过去问他:“do you need other things?”
他迟疑了一下,说:“no no.. i can get this”
然后我就跟他说:“ok. see you again. bye bye”

呼… 回到办公室后回想整件事情时,觉得心里很不舒服…
我犯了两个错误..
一、我不应该 “err…” 出声,真不应该想那么多的… 我的那一声“ err…” 决非不愿意帮他,但愿我的那一声“err…” 不会伤到他的自尊… haiz… 我绝对没有感觉他麻烦了我很多!haiz…… 多希望我有个澄清的机会!
二、我不应该真的就让他自己买饮料的,我应该帮他把饮料也买好的… 万一他买的饮料是用陶瓷杯装的话,那也会很重的… 但愿他有顺利的把饮料端到桌之上…

其实这个场景在我脑海里浮现很多次了… 同样的地方… 只是没有想到是这个患者…

haiz… 但愿下一次还有机会帮忙任何人的话,我可以做得更好…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765 other follower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