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the ‘谁的故事’ Category

花树

从前从前的某天,小木子在她家的花树花园里散步着。突然,小木子发现草地上长出一朵小花。由于小花长得好漂亮,小木子便蹲下来欣赏小花的美,心想:是谁到我花园里种了这朵小花。这小花将来会长成一朵很大的花树吗?这个花园可是特地预留给花树的。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小木子每天都要去看看小花,但小花似乎没有想要长大的意思。看着小花,木子虽喜却优,因着小花的美而喜,但却担忧这真的就只是多小花,不会长成花树。既然这个花园是为花树特别预留的,那么,一切不是花树的再怎么美也终究只能被列入杂草名单。

时间继续一天一天的过,小木子苦恼着是否把小花连根拔起,挖个很深很深的洞,把小花埋在地底最深处。继续等的话,要是小花无法长成花树,那么小花终究要腐烂且发出恶臭。小木子心想,真的要继续等吗?小木子实在不愿意看见那么美丽的花腐烂发出恶臭的模样。可是,万一… 万一小花真的将长成花树呢?万一只是长得非常缓慢而已呢?

万一… 万一…

“万一” 是下不了手的人说的话。小木子无法对小花下手,因为小花真的如此美丽。

但… 万一… 万一小花其实根本就不曾被种在花园里,而是被某个大意的路人不小心掉落的一颗种子…

Read Full Post »

1234

 

 

 

 

 

 

 

 

 

 

 

 

 

장씨야,
너 왜 이래?

Read Full Post »

가끔

가끔, 갑자기 울고 싶어

Read Full Post »

그림자

집에 돌아가는 길에 한 그림자 만났다.
“어디 가는거니?” 그림자가 나 한테 물었다.
“글쎄…… 나도 몰라…”
“나… 너 따라가도 돼?”
“따라와라, 같이가자, 혼자만 걸어가면 너무…”
“알아…”

I met a shadow on my way home.
“Where are you going?” The shadow asked me.
“Well… I don’t know either…”
“Can i… follow you?”
“Come, let’s go together,walking alone is too…”
“I know…”

kakaotalk_20161125_124441139

Read Full Post »

Capture

You thought it is a circle
But, in actual fact, it is not a real circle
It is just a shape formed by n number of squares.
You do not see the squaresssss and so you thought it is a circle
A circle is but a collection of squaressssss

1 square = 4 corners
n squares = 4n squares
pick whichever corner you want… and sit

 

 

Read Full Post »

这世上有个很多人都不知道的秘密。其实,每一颗心都是由很多其他人的心肌细胞拼凑而成。我们体内的那颗心其实并不是由我们自己的心肌细胞组成,而是由别人的心肌细胞组成,而我们的心肌细胞零零散散的分散在其他人的体内。通常,我们都知道自己的心肌细胞分布在哪些人体内。但是,要知道自己体内的那颗心究竟是由哪些人的心肌细胞组成就比较困难了。我们或许猜得到其中一些,但往往不会是全部。

虽然我们体内的那颗心不由我们自己的心肌细胞组成,但由于这整颗心存在于我们内,所以当这颗心被刺到的时候,我们会感到疼痛。但,这痛不是痛中之最。最痛的痛是当我们那分布在其他人体内的心肌细胞被刺痛之时。

是谁刺痛了那某人体内的属于我的心肌细胞?有时候是其他人,但很多时候,那是我自己。我挥刀舞剑的时候忘了那人体内的心脏有着我的心肌细胞,大意以利刃刺入那心。虽然剑刺在那人身上,可是自己却痛不欲生。

 

有些人的心肌细胞只分布在一两个人体内,有些人的则分布在成千上万的人体内,而祢的心肌细胞分布在所有人体内…

Read Full Post »

那是个充满灾害的星球。猛兽肆虐,四处杀戮,民不聊生。猛兽不但凶残,而且喜欢培植各式各样含有剧毒的花朵。由于这些剧毒使花朵变得奇臭无比,猛兽便用迷魂香来隐藏剧毒的恶臭。若不是知道猛兽有培植毒花的癖好,一般人根本不会想到自己所闻到的花香很有可能来自于猛兽的毒花,更不可能学习如何去辨别真花和猛兽毒花,而长期闻猛兽毒花香者将因剧毒侵目而导致双目失明。猛兽最享受的便是看着人们在不知不觉中莫名其妙的双目失明,那么它便可以把这些双目失明者引到自己窝里,将其杀害。凶残的猛兽看似无敌,但有个地方是猛兽无论怎样都攻不破的地方。那个地方就是戒备森严的王宫。王宫里终年丰衣足食、鸟语花香。

心慈的国王看见那猖狂冷血的猛兽正在屠害他的子民,动了慈悲之心,于是便差了王子出宫分派王宫钥匙,邀请大家到王宫里同住。那钥匙是把神奇的钥匙,不像平时的钥匙,而是个装满生命之水的瓶子。王子于是带着千万瓶生命之水来到人民之中把国王的口谕告诉所见到的人民。很多人听了王子的话语之后便开始启程前往王宫。由于王子必须在限定时间内回宫并开始为即将到来的子民们预备住所,在外溜达的时间有限,无法亲口告诉每一位人民,于是委派了丞相负责继续分配生命之水。

获得生命之水的人之中,有位名叫霍明的男孩。霍明获得生命之水之后便步行前往王宫。一路上,霍明看到很多的告示板,板上不断的提醒着大家要好好的保管生命之水,不要蹦蹦跳跳免得把水都洒了,因为那水便是王宫的钥匙,无钥匙者无法入宫,而无法入宫者必定会受猛兽的摧残而致死。霍明把这信息牢牢地记在心里,不敢大意。

走着走着,霍明遇到了一个名叫吴光的失明者并聊起天来。吴光自从出生起便双目失明,不但没见过美丽的花草山水,也没见过凶残的猛兽,更别说是告示板上的提醒了。由于无法看见,吴光一直以来都依赖感官来寻乐,而吴光最爱做的便是蹦蹦跳跳,因为蹦蹦跳跳时所引起的空气流动能把隐藏在空气中的花香聚到鼻前,那么他便能更清楚的闻到周围的花香。不但如此,蹦蹦跳跳还能使吴光感受到自己的价值,一再的让吴光确定自己的双脚是强健的。可是,蹦蹦跳跳有个问题,那就是会把瓶子里的生命之水洒得一身都是,而吴光非常厌恶湿嗒嗒的感觉。于是,吴光向霍明抱怨说衣服湿嗒嗒让他非常不舒服,而且容易长湿疹。霍明听了吴光的埋怨,担心吴光身上长湿疹,于是从背包里拿出一件防水袍让吴光披着并告诉他:”你就披着这件防水袍吧,那样就不用担心长湿疹了。”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