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the ‘待弃’ Category

雛菊屋裡的浪人

從前的從前,在遙遠的遙遠,有一個名叫浪花星的星球。浪花星上沒有浪花,只有流浪的人們和各式各樣的花屋。所謂花屋,指的就是滿是花朵的屋子。放眼望去,花屋就像是一棟一棟的花團。這些花屋,有的很漂亮、有的很普通、有的雜草叢生。

某天,浪人甲走啊走,看見不遠處有棟雛菊屋。從外觀上看,雛菊屋就像是一個大雛菊團,滿滿都是白色的雛菊。雖然雛菊並不像玫瑰那樣美艷,但卻有一股非常神秘的魅力。如此樸實,如此簡單,如此美麗。浪人甲完完全全的被雛菊屋深深的吸引住了。

接著,浪人甲慢慢的開始走近雛菊屋。走近一看才發現,原來,在簡單樸實的雛菊之後,還有一層燦爛耀眼的向日葵。這棟花屋實在是太神奇了。簡單樸實的雛菊加上燦爛耀眼的向日葵,一切中和得非常完美。

此時的浪人甲,已經對雛菊屋完全著了迷,不可自拔的淪陷其中。雖然不清楚雛菊屋室內究竟如何,但是從這些可以看得見的元素上,浪人甲心想,毋庸置疑,這肯定是浪花星上最完美的花屋了。於是,浪人甲慢慢的踏入雛菊屋,想要入住那裡。

剛踏入的時候,雛菊屋裡瀰漫著濃霧,一片朦朧,什麼也看不清楚。浪人甲於是閉起雙眼,嘗試感受整個環境。依稀彷彿中,浪人甲感受到一股淡淡的暖流。雖然什麼也看不清楚,暖流也只是淡淡的,但浪人甲始終相信,濃霧總有一天會離去,而暖流也將越來越濃。

就靠著這樣的信心,浪人甲在雛菊屋裡待了好一段時間。隨著時間的流逝,濃霧已慢慢的散去,一切變得越來越清晰,但是當初的那股暖流也越來越淡。整個環境甚至已經開始越來越冷。

終於有一天,濃霧完全的褪去了,浪人甲於是環顧了四周,才發現,四面都是冰牆,怪不得那麼冷。但是,既然四面都是冰牆,那麼當初那股淡淡的暖流又是從何而來?浪人甲再看一看周圍,發現一根早已燒完的蠟燭。原來,那微弱的暖流來自於這根蠟燭。

看著四面冰牆,浪人甲有點兒失望。原來,那迷人的雛菊屋裡只不過是四面冰牆。

突然,浪人甲發現,冰牆上有好幾個小孔。由於非常好奇小孔的另一端是什麼,浪人甲便湊上去看看。

啊~ 原來,小孔的另一端就是外界。這讓浪人甲不禁想起自己也曾是屋外的流浪人。浪人甲突然有點兒想念從前流浪的日子。雖然居無定所,但不受拘束,一切都好自由。浪人甲接著又看看另外幾個小孔,映入眼簾的竟是一棟又一棟看似還蠻漂亮的花屋。於是,浪人甲心想,也許是時候離開雛菊屋了,到外面去看看有沒有比較好住的花屋,若沒有,就流浪吧。

就這樣,浪人甲終於做了決定,要離開雛菊屋了。但是,奇怪的是,無論浪人甲怎麼找,都找不到當初踏入雛菊屋的那扇門。

Read Full Post »

老鼠與美酒

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某個早上,老鼠的房裡突然出現了一瓶看似很誘人的酒。無論是瓶子的設計或酒的顏色,都讓老鼠非常著迷。細看之下,老鼠發現酒瓶下壓了一張小字條。字條上寫著:“此非凡酒。除了香醇甜,此酒還具再生能力,只要還有一滴,便能再生成滿滿一整瓶。”

那字條賦予了酒更多的神秘感,老鼠真的深深的被吸引住了,三不五時就小酌一兩杯。就這樣,兩年的時間過去了,無論老鼠怎麼喝,酒瓶裡的酒就像字條上寫的那樣,怎麼喝都喝不完。那又香又醇又甜的美酒,讓老鼠如痴如醉,不可自拔。

但是,不知道從何時開始,老鼠突然發現每每喝了那酒之後,心總是隱隱作痛。老鼠心想,也許從一開始就不應該碰那瓶酒,於是便想將酒戒掉。

但也許酒癮已深,老鼠每每想到沒有酒喝的將來,便感覺撕心裂肺。老鼠實在無法想像沒有那瓶酒的日子。未來是否有別的飲料可以幫老鼠完全戒掉此酒?老鼠真的不知道。既然已經喝過這瓶酒,那麼將來即使真有別的美酒,但那新酒是否可以完全蓋掉此酒的餘韻?若蓋不掉,雙雙參雜後,那混雜的味道豈不是很可怕?

每每想到這一些,那被老鼠高舉準備摔碎的酒瓶又被老鼠徐徐放回桌面。

就這樣,不知道舉高放下了多少次之後,某日,老鼠終於狠下心吧酒瓶摔碎了。但隨之撲鼻而來的,便是濃郁且辛辣的酒味。如此辛辣,把老鼠嗆得眼淚直流。於是,淚流滿面的老鼠對著那一淌即將揮發的美酒問了一句:“美酒啊,你如此辛辣難受,我怎麼今天才知道?”

Read Full Post »

Give me some heat

Give me some heat
and i will break the bonds
so that the amino acids are free
but why are the bonds still intact?
Ah! those are the covalent bonds.

Give me a knife
and i will cut the rope
so that i am no longer your captive
but why is the rope not broken?
Ah! my knife is blunt.

Read Full Post »

小芽的根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一颗种子掉到土地上,过不久便开始发出小小的芽。之后有一天,云不再哭了,小芽于是失去成长所需要的水分。但是,园丁依旧每天从河里提来一些水来喂养小芽。虽然小芽比较喜欢雨水,但是云不愿再哭,小芽也就只能喝河水。就这样,一天又一天过去了,园丁也厌倦了每天到河边去提水,而且,园丁根本不清楚小芽将来将会长成什么,所以园丁放弃了继续浇水。于是小芽不再茁长,永远的停留在发芽的阶段。每天经过的园丁看着停止茁长的小芽,心想:“竟然云不再哭,而自己也不再灌溉,那么小芽的根应该也会停止生长,然后很快就会死去。”但是,园丁万万想不到,事实和他预料的却是的完全相反。一直到有一天,蚯蚓告诉园丁:“你知道吗?虽然地表的芽停止了成长,但地底下的根却不然,那根已经扎得很深,很深。”  

Read Full Post »

想通了

虽然我学不会画画,但我可以学习怎么写画

谁规定画就只能用画的呢?

 

很不愿意整理这一篇

Read Full Post »

小木子和小十口

小木子有个风筝。大部分的时候,小木子都会把风筝收在房里。偶尔,当小木子有空或觉得烦闷的时候,便会带着风筝一起出去透透气。就像小木子一样,风筝偶尔也是需要呼吸新鲜空气的。

有一天,如同往常,小木子带着风筝到宽广的草场上透透气。小木子握着风筝线,任由风筝翱翔在无尽的苍穹里。其实,和小木子一样,风筝也不知道自己该飞向哪个方向。于是,风筝就乘着风,漫无目的地任风随处奔驰。

就在此时,小木子看到小十口也在草场上。小十口的手里也握着风筝线,但是小木子只能隐约的看见小十口的风筝。小十口的风筝很奇特,总是若隐若现,似有若无。小木子心里想,也许小十口的风筝有特别功能吧,可以时隐时现。隐约之中,小木子看见那风筝好似有被刮破的痕迹。

过了一段日子,小木子和小十口稍微变得比较熟络了。于是,小木子终于知道为什么小十口的风筝如此特别。原来,小十口的风筝被下了咒语,飞向某个越来越远的方向。偶尔,当小十口用力的拉了风筝线,风筝才会稍微飞向小十口的方向。所以,小十口的风筝才会看似若隐若现。

自从小木子认识小十口,小木子也开始发觉自己的风筝好像开始出现变得似有若无的倾向。所以,当小木子听了小十口的话后,开始担心自己的风筝也被下了咒语。于是,小木子到什么地方都紧紧握着风筝线。

但是,该发生的终究会发生。也许老师教过的那句格言就是这个意思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小木子的风筝还是被下了咒语,越飞越远,变得若隐若现。从那时开始,小木子再也没见到小十口。难道小十口就是下咒语的人吗?

Read Full Post »

小石子

有一天,

風和沙灘上的小石子在聊天……

聊著聊著,

他們聊到究竟是誰對大海而言比較重要……

於是,風和小石子決定以比賽的方式來得到答案……

首先登場的是風……

風輕撫海面,形成一朵又一朵的浪……

那一朵又一朵的浪真是漂亮極了……

而且,當風輕輕觸碰著海面……

那風海和鳴彷彿天籟之聲……

鳥兒紛紛停止了歌唱,

在無盡的蒼穹裡陶醉的飛舞著……

風展現好自己的能耐……

輪到小石子上場了……

小石子思索了一會兒……

便跳進海裡……

就在此時……

水面上泛開了圈圈漣漪……

那漣漪是如此的恬靜……

如此的溫柔……

但是,那漣漪越泛越散……

不一會兒便消失了……

而小石子也沉入水底……

從此被遺忘……

有些鳥兒嘲笑小石子的無知……

但是,認識小石子的鳥兒們卻明白……

小石子為了和大海在一起,可以拋開一切……

即使只能短暫的爭取到和大海的相處和注意……

也已經心滿意足……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