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the ‘医院里的小故事’ Category

昨天,我在医院会诊室的 waiting area 跟一个马来叔叔说话。由于对方不懂英语,所以我只能跟他说马来话。说着说着,突然发现整个 waiting area 变得超级安静,根本就是鸦雀无声,在 waiting area 的其他所有病人和他们的家属都眼睁睁的看着我讲马来话。突然变成众目之焦,整个人变得好紧张,都冒汗了…

一方面,马来叔叔已经用他的表情在告诉我他对我们的研究感到很不耐烦,我知道他没什么耐性听我说话,这已经让我很有压力了。另一方面,大家又眼睁睁的看我“表演讲马来话”… 整个超 stress… 感觉自己像只猴子,在大众面前表演讲马来话…

我是猴子… 呜…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

Read Full Post »

今天早上,会诊室来了一个老伯伯和他女儿。老伯伯坐在轮椅上,几乎全程都保持缄默,所有沟通都由女儿代劳。他们一大早就来了,可是由于没有提前一天来验血,所以等了好几个小时,验血报告才出炉。结果,轮到他们的时候,已经下午一点多了。陪老伯伯前来复诊的女儿今天中午左右有一个商务会议,所以一进门就很不耐烦,一下子埋怨等太久,一下子又催我上司快一点讲完要交代的事,语气不是很好,态度也欠佳。可是,上司还是很有耐心的以很好的态度把所有要交代的事解释完。我个人认为,被那患者女儿以那种态度和语气对待,不被冒犯实在不太可能。所以,上司的耐心肯定是出自于理解或尝试去理解。

当会诊结束后,女儿匆忙的带着父亲准备离开会诊室。或许,她也意识到自己的态度实在有冒犯之处,只是一时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态度和语气。在会诊室门口,她对上司说了好几声谢谢和对不起。上司微笑着对她说:“没关系的,我理解的,我理解的。”

看着她们之间的互动,我突然很感慨。

Perhaps, this is how life is supposed to be.
I forgive you, you forgive me.
Sometimes, we may be able to understand why some people react in certain ways.
Sometimes, we may not.
No matter we understand or not, just forgive.
For what do we gain from anger and resentment?
We are the masters of our souls.
Why do we make ourselves slaves of anger and unforgiveness?
Forgive and be free.

Suddenly, it reminds me of The Beatitudes. I shall share what I have learned from a video in another post.

Read Full Post »

今天下午有一点事必须用医院的电脑才能完成,所以午餐后从办公室走到医院里借会诊室的电脑用一下。

正当我在忙碌的时候,门口来了个马来裔护士,麻烦我帮忙做一下翻译,是个华裔老太太。其实,我很少被要求当华语翻译,因为医院里到处都是华族职员,通常轮不到我这个医院的非正式职员。

言归正题。被要求帮忙翻译,以我这鸡婆的性格,我当然很乐意。于是,护士把我领到老太太面前,把要说的话告诉我然后把手上的文件交给我去向老太太解释之后,就 逃之夭夭 离开 案发 现场忙着处理别的事了。

接着,我就开始向老太太解释那些文件是拿来干嘛的还有下次复诊什么时候等等。用我亲爱的母语,中文,噼里啪啦说完以后,老太太怔怔的看着那些纸张,然后开始用福建话问我问题。原来,她听不太懂中文。虽然她问的问题我都听得懂,可是我除了以前中学时偶尔讲几句过过福建话瘾之外,平时根本都没说,实在很没信心。可是能怎么办呢?硬着头皮嘴巴一张一合的讲就是了。正所谓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古人所云真的错不了。讲了一句,第二第三第四第五句就滚着来。虽然我的发音有一点怪异,可是老太太全都听得懂也,看来我真的是“宝刀”未老呀!真是让我太有成就感了!!!遂以此文纪念之。

 

 

Read Full Post »

今天会诊室里来了一对年迈的夫妇和他们的印尼女佣。那丈夫是我们的患者,他双腿无力,所以坐在轮椅上,由女佣推进会诊室。那女佣来自印尼,个子非常小,年纪看起来也不大。

一入会诊室,我的上司便问他们负责喂药的是谁?问题问完,那妻子便气呼呼的一直向我们投诉那女佣如何的没用,什么都说会,却什么都不会,英语也不太听得懂,很难跟她沟通,而且根本看不懂药单上的指示,弄得她非常辛苦。就在她滔滔不绝的投诉时,我偷瞄了那女佣一眼。矮小的身材,黑黝黝的皮肤,低着头,抿着嘴,她看起来很害怕。我理解患者妻子为什么那么生气。毕竟,看不懂药单上的指示却又不问清楚就给药是一件很危险的事。虽然我理解她的愤怒,可是看着那女佣如此害怕的样子,我却感觉好心疼。她的年纪看起来不比我妹妹大多少,只懂一点英语,孜身一人来到异乡工作,又住在雇主家里,几乎二十四小时都和对她工作表现不满的雇主在一起,她应该时时刻刻都很不安吧。

我的上司尝试用很简单的英语和她沟通,想要确认目前胰岛素的剂量是否正确,然后要向她解释我们今天打算增加胰岛素的剂量,可是发现她还是不理解。

上司:now, insulin inject morning how much? night time how much?
女佣:morning 30, night 20.
上司:ok. right. good. today, we want to increase to morning 32, night 22.
女佣:no no. morning 30, night 20.

她重复了好几次 morning 30, night 20,我们马上发现她不知道我们在说的是今天要增加胰岛素的剂量。于是,上司便让我帮忙翻译。我微笑着用马来语向她解释。我一直对她微笑,因为我想让她放轻松,不要紧张,我们并没有看不起她或打算攻击她,我们只是要传达信息而已。用马来语解释完后,她的脸上马上露出笑容,松了一口气的用马来语对我说:“oh~ tambah”(哦~ 增加)

后来,我的上司为了加强她的记忆,拿出一张白纸,在纸上画了一个太阳和月亮,在太阳旁边写 32,月亮旁边写 22,还在太阳和月亮旁边各自写上 pagi (马来文:早上) 和 malam(马来文:晚上),然后把纸交给那女佣。那女佣微笑着开心的接过那张图画药单,而那原本气呼呼的患者妻子也很开心的对她患病的丈夫说:“你看,她把指示画出来了!”

问题解决了,会诊很愉快的结束了。

有时候,我真的很佩服我的上司,也很庆幸有她这么一个上司。学历高但不看轻别人而且善解人意。从她身上,我学到的不单单只有知识和经验,更多的是她为人处世的态度。She is a blessing that God has bestowed upon me.

Read Full Post »

前阵子的某天早上,我一大早到医院去见一个研究患者~
他是我们跟了一年的研究患者,这是他最后一次帮我们做研究事项~
不同于往常,那天早上,一切都奇迹式的非常顺利和快速~

在离开医院准备回到学校的途中,我带着非常欢乐的心情感谢主~
因为那天早上的行程排得有一点密~
万一在研究患者那里耽误了(这种事情常常发生),我便无法准时抵达上司的办公室~

走着走着,我看见医院的出口站着一位老叔叔~
我认得他,甚至也记得他的全名~
他 2 年前曾经帮我们做过另一个问卷研究~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站在医院出口,双目紧闭,一动也不动~
我当时在想,我应该上前去问他是否需要帮忙吗?
其实我当时的心情是很想上前去问的,可是熟悉我的人都知道,
我虽然很鸡婆,可是很缺乏勇气~
总是无法踏出第一步去帮忙…

就当我跟他擦肩而过的几步之后,我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观察他是否需要帮忙~
过了几秒过后,不知道到底怎么了,
我的脚居然就走到他的面前了,
他的眼睛仍旧紧闭,所以没注意到我
我问他:“Are you Mr. Simon Tan ?”(为保护患者隐私而匿名)
他吃力的挣开眼睛,回答 “yes…..”
我接着问:“Do you need help?”
他微笑然后示意我帮他提他手上的袋子走到五米以内的 kopitiam~

啊~ 原来是因为那袋重物~
他已经手持拐杖了,又提重物,很难走路,所以才会站在那里
他把重物交给我的时候,my heart was filled with joy!
就像小时候被老师点名去拿簿子的那种非常开心的心情!
那种突然感觉到自己也有一点用途的感觉!

接着他又问:“How do you know my name?”
“You did a survey for my research 2 years ago”,我回答。
他又微笑:“sorry, i am very forgetful.. ”

进入了 kopitiam 之后,我的问题又来了(我的朋友们说我是个很爱自寻烦恼的人)
我比他快了几步的距离,正在帮他选位子
可是不知道哪个位子对他买东西和出入比较方便
带着不知所措的心情,我选了离出入口不远的位子
可是问题又来了…
那是只有一张桌子的座位,而且对面的椅子是固定住的,无法移动
所以无法把那一袋重物放在他旁边,
如果放在对面的椅子上,担心他等一下吃好东西要离开时要拿他的那一袋重物又要花费一番力气和时间
放在椅子边的地上,阻路而且弯腰提起重物会很困难
可是把那一袋东西放在桌子上,虽然是最方便的方式,可是不懂妥不妥当,不知他是否介意
我有一点不知所措,于是转向他(他距离我两米左右)
我向他指指袋子又指指桌子,然后他微笑着点头

然后他拄着拐杖慢慢的走到那张桌子,对我说:“Can you get a popiah for me?”,然后紧接着塞了 $2 到我手中(一个 popiah $2)
我有一点不知所措,就“err… ” 了一声,然后说“ok”~
之所以会 “err…”,不是不愿意帮他,只是因为我的问题又来了… haiz
我很少点 popiah,不知道点 popiah 时会被问什么问题,那种要什么酱还是辣椒之类的这种问题~
“err…” 的时候是在想要如何问他对 popiah 有什么要求…

然后呢,popiah 是买到了~ 非常顺利的…
那个 popiah 小姐一个问题也没问我…
呼… 明明记得很久以前买 popiah 时被问过一堆问题的说… 虽然不记得问了什么…

我把 popiah 端到桌子时,看见他正走向饮料区(饮料区就在桌子面前)
我又赶快过去问他:“do you need other things?”
他迟疑了一下,说:“no no.. i can get this”
然后我就跟他说:“ok. see you again. bye bye”

呼… 回到办公室后回想整件事情时,觉得心里很不舒服…
我犯了两个错误..
一、我不应该 “err…” 出声,真不应该想那么多的… 我的那一声“ err…” 决非不愿意帮他,但愿我的那一声“err…” 不会伤到他的自尊… haiz… 我绝对没有感觉他麻烦了我很多!haiz…… 多希望我有个澄清的机会!
二、我不应该真的就让他自己买饮料的,我应该帮他把饮料也买好的… 万一他买的饮料是用陶瓷杯装的话,那也会很重的… 但愿他有顺利的把饮料端到桌之上…

其实这个场景在我脑海里浮现很多次了… 同样的地方… 只是没有想到是这个患者…

haiz… 但愿下一次还有机会帮忙任何人的话,我可以做得更好…

Read Full Post »

前几天在医院里处理一些事。原本以为会很棘手,需要很长时间。但,托某个善良的护士的帮忙,三两下子就完成了。于是我的时间表里多出好几个小时。

正当我想着接下来要做哪件事的同时,有个 60 多岁的妇人向我走来,问我某个食堂在哪里,她的丈夫在那里等她。那妇人的描述很模糊,我按着她的形容带她走向某食堂,但她的丈夫不在那里。原来她丈夫在某个不近的病房,是医院的另一栋建筑物。那老妇人说她不识字。既然不识字,那么就算我跟她说照着指示牌走也没用。反正我当时多出很多时间,于是,我就提议说亲自带她走向那个病房。

就这样走了10 多分钟,老妇人终于找到丈夫的病房。老妇人很感激的跟我说了谢谢后,我便转身离去等电梯。当时呢,我想要去的楼层是 4 楼。和我一起等电梯的是个陌生人。等电梯的当儿,那陌生人对我说了一些听不出来有何意义的话 – 他指着电梯上方的指示灯说,“this is going down.” hmm… 我也看得到呢,箭头的方向是向下,我也知道那代表那个电梯是向下的,不知道他到底为什么说了这个。

就这样,电梯门打开了,我和那个陌生人一起踏入电梯。由于我准备去到 4 楼,于是我就按 “4” 和 “关”。但是不知道怎么的,我居然不小心按了 “4” 和 “1”。真是丢脸!只有一个身体,却按两个楼层号。那人一定想,这人一定是疯了。就在我很丢脸的当儿,我打算再去重按“关”。但是,居然又小心按错,按了“开”。于是,原本准备关的电梯门,有打开了。啊啊啊啊啊!那人一定觉得“真是个 xiao za bo (疯女人)”,乱按电梯。

呼~ 真想挖个地洞躲起来!我不是乱按电梯按钮的 xiao za bo!

但没关系,也许那人那天压力很大,我之所以会乱按电梯,纯粹只是为了帮人解压…

***
话说,最近怎么总是遇到跟我解释电梯是上或下的人啊?

前不久和朋友一起吃晚餐的时候也遇到一个很可爱的小弟弟,差不多只有4、5岁吧。在电梯门外,我按了“上”,他按了“下”。接着,他便走到我面前,笑嘻嘻的对着我说:“i am going down. you are going up” 真是个可爱的小弟弟!当时实在是忍不住,于是就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

%d 博主赞过: